青梅?竹马?不,我们是冤家

和  @隔壁宁公子  的七夕联文

同一故事,两个人的视角  

【萧景琰篇】←请戳

现代校园AU 傻白甜 严重ooc


【林殊/ 梅长苏篇】


林殊这个娃娃——

长得招人喜欢,聪明伶俐嘴倍儿甜,又常年稳居各路大小考试比赛的第一之位,

因此打小就义无反顾地成为周围一票大人们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但是事实上呢,林殊并不像看起来那么乖。

非但算不上乖,还蔫坏蔫坏的。

身为班长,林殊平复过的那些小豆包之间的鸡飞狗跳,掰着手指头算算,十件里面得有八九件其实就是他自己暗中搅合起来的乱子。

可是,一旦事件被捅到班主任老师那边,他就是有法子脱开身去。

你问怎么脱?好办,把锅丢给别人呗。

 

萧景琰,很不幸的,每周也要接那么四五次林殊的锅。

具体体现为:在老师前脚刚走班级里就乱成一锅粥啦、卫生不合格被大队长扣分啦诸如此类的事情发生、班长沾上失责之嫌时,

副班长萧景琰便会正义凛然、一副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模样站出来,全数揽下过错。

 

这其中隐秘别的同学或许不清楚,但穆霓凰是心知肚明的。

毕竟她同林殊和萧景琰,打小就玩儿在一起,然后上了同一家幼儿园、同一所小学,又被分到了同一个班。

真巧?其实也并不是。

因为他仨的老爹都是公司大老板,有钱有权,都想办法给自家孩子安进了最好的班里。

 

但是年幼无知的穆霓凰同学当然还不懂得这么多,她只觉得三个人之间这种坚不可摧的缘分实在是妙不可言呐!

而在目睹她景琰哥哥为林殊哥哥背了无数次锅后,她更是被自己所拥有的真挚无私的友情所打动了——这就是朋友、这就是义气啊!

直到有次运动会上,他们班的纪律风气一项被扣了好几十分,身为体育委员的穆霓凰在愤怒班主任的淫威下,楚楚可怜地望向她心中的义气王时,她却吃惊地发现,萧景琰连头都没抬一下;感受到自己灼热的目光,他甚至还把头又低了那么几公分。

天真无邪的小姑娘,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世界的复杂与险恶。

 

对于十岁的林殊而言,每天的小日子过得都是风风火火。

同学拥护老师宠信,全年级就数他最威风。

无聊了就闷声干点儿坏事,反正不愁没人接锅。

事实上往林殊身边凑的人多了去了,但是林殊这孩子吧,心高气傲得很,对看不上眼的人爱答不理的。

所以在他那儿啊,把锅丢给萧景琰,大概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算的上一种肯定了。

 

有那么一天傍晚,放学路上一阵死命蹬车、再一次把萧景琰甩在后面的林殊,心满意足地哼着小曲回到家时,看见被搬空的房子瞬间傻眼了。

林殊急匆匆地奔进家门,连鞋都没来得及脱;

直到看见角落里搬东西的他爹林燮,以及叉着腰站在一边指挥的他娘萧溱潆时,才大大地松了口气。

“什么情况啊?我还以为家里招贼了呢!”林殊边甩书包边大大咧咧地出言问道。

萧溱潆看到宝贝儿子回来了,连忙把自己老公扔在一边,过来给儿子递了袋牛奶,

“没什么大事儿,就是咱家要搬个家。”

林殊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又问:“哪天搬?搬到哪儿去啊?”

林燮终于把最后一点儿家具搬到了外面的车里,走回来接道:“咱们马上就走,搬到梅岭市去。转校手续已经给你办好了,以后咱们就在梅岭市生活了。”

一脸平静地说完之后,掉过头去立马换上一副肉麻兮兮的嘴脸,跟萧溱潆撒娇:“媳妇,我搬了一天的东西可累坏了,牛奶有我的份没有?”

林殊一个没憋住,直接就喷了他爹一身奶;

萧溱潆在一旁笑岔了气,“喏,你的份,儿子替我给你了!”

 

素来明理的林殊,那天又哭又闹;

然而毕竟还只是个十岁的孩子,最后还是只能被他爹娘硬拽上了车,绝尘而去。

连别都没来得及跟谁告一个。

 

至于突然搬家的理由,林燮和萧溱潆只说是因为林燮公司的变动。

其实,理由要复杂一些。

简言之,就是因为一个算命的。

 

生意人多信风水,往往越有钱、买卖做得越大,就越是信。

这个算命的,在那些豪商巨贾的圈子里非常有威望,大家都尊称他为言侯爷。

言侯爷本名言阙,据称他前世是古时某代间的国舅爷,也曾声名显赫。

再说他这人,平日里一副古怪的扮相:花白胡须、原框黑眼镜、再配上一顶瓜皮帽。

尽管看着有那么些中二吧,但若是想求他算命,至少也得提前个把月预约,谁敢不服服帖帖地喊声言侯爷?

 

等到林燮终于排上号的时候,机会难得自然是忙不迭地把三口人的生辰八字全都带上了。

谁知言侯爷刚听了他报上自己姓名,眼神就变了;再听到溱潆和小殊的名字,干脆整个人拍案而起,哐当一声把凳子都带倒了,把林燮吓了一大跳。

这位言侯爷纸条都没看,直接就说出了三人的生辰八字;又在林燮还目瞪口呆之际,告诉他,他们家命中有一场巨大的浩劫。

回过神来的林燮连忙哭天喊地,“求言侯爷出手相救!”

 

之后林燮听了一个惨绝人寰的冤案,君不知臣、父不知子,结果搞死了七万多人;

而据说其中惨死的那位赤焰主帅便是他的前世,听得他头皮阵阵发麻。

秉承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原则,林燮当即表示一切听从言侯爷安排。

于是三口人飞速搬了家,按照指示还不能提前告诉任何人;

最离谱的是,言侯爷表示,若想逃过此劫,林殊必须要改名叫梅长苏。

林燮琢磨着,自家儿子连姓都改了,这以后逢人见面的可怎么解释?

最终林燮机智地一拍大腿,自己也跟着改不就得啦?就叫——梅石楠吧!

 

父母不再叫他林殊,全新的城市里,陌生的人们认得的也都只是叫梅长苏的孩子。

转学过后,从最开始的抗拒,到后来的归于平常,梅长苏只得一点点逐渐适应。

无非只是改了个名字嘛。

无非只是,再没有那么个人,任他打压,还肯替他背锅。

无非只是,突然没了那些捉弄人的心思,没了乐此不疲的精力。

无非只是,混世魔王林殊,迅速成长为彬彬有礼乖巧懂事又平易近人的梅长苏。

 

可是你以为言侯爷的算命大法到此结束了吗?

Naive

在梅长苏升高二的那年,言侯爷一声令下——

林燮不对已经是梅石楠了,他携家带口,又屁颠屁颠地回到了金陵市。

还是那个熟悉的坑爹配方:不能提前告诉任何人。

 

梅长苏踏进高二(1)班的门里时,一眼便瞥到了萧景琰,还有不远处的穆霓凰。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淡定地走了进去。

“我叫梅长苏,是新来的转校生。以后请多指教。”

 

穆霓凰憋了一上午,终于到了午休的时候。

她眼疾手快拽住了梅长苏,拉到走廊拐角里。

“林殊哥哥!”

“……”

看到当年跟在自己身后的小丫头已经出落成了亭亭玉立铁骨铮铮(?)的少女,梅长苏深感欣慰。

然而……这马甲掉的太快,也是让人备受挫败。

梅长苏心中那簇复燃的小恶魔火苗,险些被扑灭。

不过——还有萧景琰呐!

嚯,火苗已经以肉眼可见般熊熊燃烧起来了!

 

梅长苏这一上午保持着不低的频率偷瞄着萧景琰,而萧景琰看起来对他的到来毫无波澜。

呦呵!这是没认出他来?还是干脆已经把他给忘了?

很好,我倒要看看你什么时候能认出我来。

“霓凰啊,我的真实身份,不要告诉萧景琰。”

梅长苏微眯着眼睛说出的话,带着一丝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咬牙切齿。

穆霓凰听着仿佛电视剧警匪片里才会出现的经典台词,激动地点了点头。

 

然而正当梅长苏的大脑疯狂运转,思索着要怎么整整这个没良心的萧景琰时,危机突然降临了,让人猝不及防——

经过班级门口的他第N次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快速瞥过萧景琰,却发现萧景琰桌旁竟然站着个妹子。

梅长苏立刻停下脚步,竖起了耳朵,努力捕捉着二人之间的对话

“明天……游乐园……一起……”

梅长苏嗤之以鼻,景琰最不喜欢去游乐园了,以前都是自己和霓凰强拽着他才肯去,去了也是负责给自己看包买水送吃的。

等等…可是萧景琰……他竟然点头答应了?

很好,这套路很可以。

梅长苏怒极反笑,冲着满心欢喜走出他们班的那个妹子露出了一个极为真挚、人畜无害的标准笑容:

“同学你好,我叫梅长苏,是今天刚来的转校生。我们能交个朋友吗?”

秦般弱的脸迅速以可见的速度红了一片。

 

再然后,梅长苏随手安排了几个人,包括霓凰,去邀请秦般弱参加他的接风会,还拍着胸脯保证萧景琰也会去,成功让秦般弱放了萧景琰的鸽子。

这种小事都用不着他亲自出手,因为他发现这个高中简直是危机四伏。

不说别的,他一不在,萧景琰稳居第一了不说,整个学校竟然都找不出一个比萧景琰帅的男孩子。

把那帮小姑娘迷得五迷三道的,成立了各路粉丝团后援会,竟然被他挖出来了还有一个极为隐蔽的男粉丝团。

“哎,本来想低调一些的”,梅长苏的内心摊手叹气,“可是我的琰琰还等着我去拯救啊!”

等等……我的……琰琰?

梅长苏用力摇了摇头,暂且把这个诡异的念头抛到了一边。

然后开开心心地开始了自我安利之旅。

当然梅长苏用不着自己亲自出马,总之他这个玛丽苏小说中男主般人设的转学生迅速传遍全校,沉寂了许久的金陵一中论坛也瞬间炸开了锅。

 

而萧景琰果真是成熟了许多。

对他明里暗里的挑衅置若罔闻,甚至连秦般弱终于倒向自己这边,被自己撺掇着去跟萧景琰坦白示威,都没见萧景琰挑一下眉毛。

就在梅长苏琢磨着是时候搞票大事儿了,而且又卯着劲地准备在接下来的月考中狠狠把萧景琰甩在后面时,萧景琰那边倒是先出事了——

 

那天体育课上,萧景琰阴沉个脸一声不吭地挂在单杠上做引体向上,眼看着周围又要围上一圈眼冒红心的迷妹,没准还有迷弟。

梅长苏心里冷笑一声,转过身去走向篮球,是时候展示一下自己帅气的身姿和惊人的奥林匹克水平了。

结果刚要俯身,就听见一阵尖叫,以及“哐——”的一声闷响。

梅长苏在一阵乱糟糟的“萧景琰同学你还好吗”的呼喊声中,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到单杠旁,拨开众人,背起人就跑向医务室。

 

说起来梅长苏他爹有个忘年交,蔺伯伯。

好巧不巧的,从小就总爱逗他的那个不正经的小蔺哥哥,就在金陵一中做校医。

梅长苏背着人一脚就踹开了他这小蔺哥哥所在的医务室的门,正撞见蔺晨手忙脚乱的把什么东西往桌子底下塞。

“蔺晨!快来看看我同学!”

蔺晨装模作样咳嗽两声,快步走过去把人放在了医务床上。

大概检查了一下,蔺晨立马就恢复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懒洋洋地开了口:

“呦长苏,不是说了要叫我蔺哥哥嘛。来,叫声蔺哥哥!不叫可不给看啊!”

梅长苏狠狠瞪了一眼穿着白大褂人模人样这人,没理他,扑倒床边,说出的话都带上了点儿哭腔,“景琰,景琰你醒醒啊!”

 

梅长苏关心则乱,蔺晨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于是他伸出手摸过去在床上那人身上那么一掐——

萧景琰“嗷”地一声就醒了过来。

梅长苏看到景琰醒了过来,握着蔺晨的手好顿摇,就差要送面锦旗以示感谢了。

临走的时候不忘补上一句,“你偷偷养猫的事儿我就不揭发你了哈!”

本来满脸得意的蔺晨脸都绿了,伸手去桌子下摸他捡的那条取名叫飞流的小黑猫,又被挠了一爪。

“你们不能因为我超帅就欺负我啊!”医务室里传来了小蔺大夫的怒吼,可惜那个装病的病人和林家弟弟已经走远了,只留他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着。

“啧啧,一个两个的,都这么没良心!”蔺晨嘟囔着,不长记性地又伸手去摸飞流,不出意外地又被挠了一道子。

 

在梅长苏的记忆里,萧景琰身体好得很。

比如出去春游什么的,扛着他们两个人的大包小包,一路小跑追着自己都不带喘气的。

哪有这样晕过去的时候?

“大夫说可能会有后遗症,咱们上医院看看吧!”梅长苏着实放心不下,追着要回宿舍萧景琰急切地问道。

谁知萧景琰一脸高冷不耐烦,“咱们?我跟你好像不熟吧!”

 

呵呵。

梅长苏觉得心里挨了那么一拳,老子不要玩儿了!

“哼,你果然认不得我了!没良心!枉我小时候对你那么好!”

萧景琰呆呆愣愣的,一脸迷茫的“啊?”了一声。

啊,啊什么啊!

“我是林殊!以前跟你同桌的那个林殊!”梅长苏怒了,正想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没良心的萧景琰,结果便被大力搂住了:

“呜呜,小殊,我好想你啊,你去哪里了,你怎么才回来,你怎么还改名了,呜呜……”

梅长苏这才想起来,当年不辞而别,好像算起来,是自己的不对哈。

再出口也带上了那么些心虚:

“呃,景、景琰啊,这个说来话长。”

“那就不说了,小殊啊,我妈可想你了,这礼拜跟我回家去吧。”

静姨?梅长苏已经脑补了一桌子好菜。

“好!”

 

尽管七八年过去了,梅长苏去萧景琰家依然是轻车熟路。

周末的这顿家庭聚会也依然在亲切而友好的氛围中进行着。

除了萧景琰他爹在知道自己就是林殊,而梅石楠竟然就是他爹时喷了一桌子酒。

再然后他又塞了一肚子静姨的拿手宵夜——太师糕,心满意足地躺在萧景琰的床上睡着了。

至于第二天醒来,本来应该睡在客房的萧景琰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身边,还八爪鱼一般扒在自己身上,梅长苏大度地表示就不计较了。

 

再后来呢,在高考的压力下,梅长苏倒也没做太多混事儿。

也就是去找秦般弱喝了杯奶茶,也不知道这姑娘为什么就转学了,自己明明也没说什么嘛!噫,现在的小姑娘可真是。

再有就是策反了萧景琰粉丝团团长和后援会会长,把他们跟自己的粉丝团合并在了一起,还取了个“靖苏”这样倾斜意味颇为严重的名字。

“靖就是你啊,”面对萧景琰的抗议,梅长苏笑眯眯地说道。

“而且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梅长苏眨眨眼,本来还在嘟嘟囔囔的萧景琰瞬间就没了动静,一双鹿眼亮得骇人。

至于那个神秘的男粉丝团,梅长苏大度地允许了它的存在。

只是——他亲自接手,去做了团长,将所有潜在情敌的动态牢牢地掌控在了手中。

于是直到高考结束,都没有除了他和霓凰以外的第三个同学,再能有机会接近萧景琰。

 

林萧穆三家,若干年后终于再次聚在一起,给孩子们办置了个小型升学宴。

看着萧景琰最近总是望着自己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梅长苏心里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酒席上大人们寒暄过后,话题就自然而然到了找对象的这个问题上,

而后果然——

“咳,我有事要说。”

萧景琰你休想!梅长苏一边拼命瞪他,一边努力岔开话:

“哎景琰来吃这个,刚烤出来的!”

萧景琰被自己在桌下踩得脸都抽搐了一下,可这人看起来是铁了心要说些没羞没躁的话了!

“我说……”

“景琰把那个帮我拿一下!”说完梅长苏又狠踹了他一脚。

萧景琰眉毛一挑,简直是喊了出来:“我……我要娶小殊!”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梅长苏的内心仿佛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然而他很好地维持着面部表情,看起来波澜不惊,除了狂跳的眼皮。

最后还是静姨淡定地开了口,“你们已经在一起了?”

萧景琰大言不惭:“还没有,不过迟早的事!”

霓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继续埋头啃碗里的猪蹄。

萧溱潆转过头来问自家的宝贝儿子:“小、小殊的意思呢?”

梅长苏倒也没客气,淡定地回答:“哦,我没有意见。”

然而迅速掐向萧景琰的魔爪,似乎不太同意这个说法。

 

再之后呢,萧景琰对他是更加百依百顺、说一不二了。

除了谁娶谁这个问题,萧景琰誓死也不肯改口。

嘛,也罢。

梅长苏睁开眼睛看了看一脸狗腿地给自己揉肩捶背的这人,懒洋洋地开口:

“往上点儿!用点儿劲!没吃饭吗?”

谁知这人听到这话之后竟趁自己不备,一猛劲便翻到自己身上,还说什么要亲身证明一下自己吃没吃饭。

呸!对于这种没皮没脸的行为,梅长苏破口大骂并表示绝不姑息迁就。

只可惜没两分钟,他便说不出话来了。


FIN


【萧景琰篇】←请戳


-----碎碎念-----

已经在自我放飞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ooc出新高度!

撒花~(顶锅逃

评论(10)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