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夕阳醉了(短篇清水甜)

中午收到了乌鸦太太的画本,美得我浑身直冒汗!双手托着本子向室友安利!救命救命救命!!

然后你凯的低音炮......震得人心肝直颤!救命救命救命!!

lo主,卒。


我跟你港!听你凯跟人PK的时候!

本来听到这个歌名我还被雷的一脸迷醉(咳咳。

但是唱起来之后就那个歌词啊!

什么“寻寻觅觅这一生因你”“回来别剩我一人”

什么“红红泛着酒窝的浅笑  何时愿让我靠近”

MD这不就是靖苏吗???

夕阳下浅笑的你苏!!偷偷喝了酒的你苏!!

瞪圆了的、看得如痴如醉的你琰的小鹿眼一双!!

【擦鼻血


在不可控的洪荒之力下码的一篇清水,一发完。

故事发生在梅长苏入金陵后、二人关系渐入X境(?)、而林殊的身份尚未暴露时的某一时间点上。


胡编乱造预警!ooc预警!

醉酒的ooc你苏出没!!痴汉你琰出没!!


-------------------正文----------------


这是梅长苏入金陵以来的第一个盛夏。

这日正值芒种时节,所谓

“一候螳螂生  二候鹏始鸣  三候反舌无声”

仲夏将始。


这座暗潮涌动的金陵城,似是在当头烈日的烘烤下,也跟着懒散困倦了几分。

听蒙大统领讲,平日里事事都要拌上几句嘴、非争个你低我高的太子和誉王,这几日倒是分外安静。

说起来这盛夏将至未至,然上了年岁的陛下在早朝之上已是频频显出疲态。

再加之太子和誉王的松懈应付之举,接连几日都早早下了朝,二位皇子也匆匆回府,怕是躲进内阁里避暑快活去了。

蒙大统领在讲述这些时,话语中夹杂着的不屑与怒气是显而易见的。

梅长苏瞥了一眼面前气鼓鼓这人,心中暗自觉得好笑,连忙低头啜了口茶压下,缓缓出口言道:

“夏日里这人哪,本就易生困倦烦躁。咱们这位陛下也好,太子誉王还有朝上那些大人们也好,哪个不是娇生惯养了的。哪里比得上蒙大哥你这样的习武行军之人有精神头啊!”

蒙大统领觉得受了称赞,闻言嘿嘿一笑,一只手不自觉摸上头。

想了想又开口说道:“小殊你就别取笑你蒙大哥啦!我就是个粗人,哪来那么金贵。不过你还真别说,以前不觉得,现在这事事多看靖王几眼,是愈发觉得靖王顺眼了。不说别的,如今早朝上别人都站得歪歪扭扭、要么就在那儿偷着擦汗,靖王可是,嚯!站得溜直!让人看了心里都舒畅了不少!”

梅长苏看着蒙大统领瞪着大眼睛、连说带比划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

他端起茶杯,顷刻后才开口轻描淡写道:“那是自然。”

另一句话他并未说出口,只是在心里暗暗想着,“那可是景琰啊。”


太子誉王无心朝事,彼此似约好了一般暂且休战,梅长苏这边自然是得了闲适。

既不必时刻提防着太子的刺杀暗算,誉王也有些时日没来苏宅叨扰,自己也乐得无须与他虚与委蛇。

当然,麒麟才子自是不会放过对手这般松懈的时刻。

连串的几计惊雷经过筹划,已行在路上,个中环节都已再三敲定,眼下里也没有什么事务需要梅宗主亲自过问。


送走了蒙大统领之后,梅长苏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今日宅子空了不少。

晏大夫一早就出了门,说是入深山采集药材,由甄平亲自陪同着。

黎纲被自己派去找十三先生议事。

眼下里这偌大的苏宅里,倒只剩下在厨房里忙活着晚饭的吉婶,还有不知在哪里玩耍着的飞流。

于是很难得的,梅宗主突然之间倒是无事可做了。


梅长苏一人在院子里树下站定,难得清静。

他素来畏寒,这般酷暑时节,于他倒是较寒冬里舒适了不知几倍。

更何况眼下正值申时,一天里最热的时分已经过去,天气愈发凉爽起来。

一阵微风袭来,头上的树叶索索作响,伴着四周声声虫鸣,好不惬意。

往日里自己只要离开床榻,就有好几双眼睛盯过来,恨不能把自己盯回床榻上老老实实躺下才肯作罢。

梅长苏轻轻闭上眼睛,深深地一呼一吸起来,带着几分浮生半日闲的贪婪。

很快,他便从这空气中闻到一丝别的气味来。

那当是——青梅酒的香气。

梅长苏倏地一下睁开了双眼,微微低下头思索片刻,便计上心来。


芒种时节有煮梅的习俗,吉婶自是早早就酿下了几坛青梅酒,备着今日拿出来犒劳盟中诸位。

不过连想都不用想,这青梅酒恐怕谁的份都有,就是没有他梅宗主的份。

为什么?您去问晏大夫吧。

只是怕连问题还没说完,就要被晏大夫吹胡子瞪眼给吓出去了。

眼看着吉婶这已是将酿好的酒从窖子中取出、准备晚饭席上供大家畅饮了,梅长苏这心里像是有千万细小蚂蚁爬过,痒得紧。

晏大夫在外、黎纲甄平也未如往日那般寸步不离地守在身边、另一个难搞的大夫——蔺少阁主还远在南楚,这岂不是,天助我也?


虽明知倘若不慎被晏大夫发现,自己免不了受好一顿脸色看,但酒虫缠身的梅长苏此刻哪里顾得上那么多,小声出口唤来了正在屋顶上兀自玩耍着的飞流。

“飞流,去帮苏哥哥把厨房里的青梅酒偷偷拿来一坛!就是那些酒坛子,抱一坛来拿到苏哥哥房内。注意千万别被吉婶发现啦!”

飞流对苏哥哥的话向来是说一不二,但眼前苏哥哥这般偷偷摸摸的样子,还叫自己躲着吉婶,少年还是懵懵懂懂地生出了些疑惑。

梅长苏只好继续出言诱惑:“飞流乖!你帮苏哥哥拿来,晚上苏哥哥多给你一个甜瓜!”

“好!”少年听到“甜瓜”二字便满心欢喜地去帮苏哥哥偷酒了,哪里还管什么疑惑不疑惑。


交待过后,梅长苏转身回到了房内,在暗格中寻出了个酒盅,放在手中反复把弄着。

顷刻后,只见少年的身形一晃而过,手捧着一坛酒站在了苏哥哥的身边。

“飞流真乖!”梅长苏眉开眼笑地摸了摸少年的头,接过酒坛后边迫不及待地打开,凑到坛口猛地闻了一口,“好酒!”

然后立刻给自己斟满一杯,仰头一饮而尽。

看着身侧少年瞪着大眼睛盯着自己看,似乎还咽了咽口水,梅长苏复举起酒坛向酒盅中倒了小半杯,笑着说:“飞流也想尝尝吗?”

飞流用力点了点头,接过苏哥哥手中的酒杯,学着苏哥哥的样子,仰头喝下。

勉强咽下之后,少年紧皱着眉头龇牙咧嘴,缓了几秒钟才委屈地撇嘴大喊:“不好喝!”而后便飞身离开,去寻水喝了。


哄走了飞流,梅长苏抱着酒坛在房内矮桌旁盘腿坐下,一人一盅一坛酒,兀自痛饮起来。

按说这青梅酒度数偏低,还兼有清热解暑、生津和胃的功效,也正因如此,梅长苏才敢让飞流也尝上一口。

但怎奈林少帅从小便是出了名的“一杯倒”,没少被大家取笑。

加之病体缠身之后,滴酒不可碰,他已是十余年未曾饮酒。

于是几杯下肚之后,梅长苏的意识很快便混沌了几分。

隐约之中,他听到屋外好像有脚步声由远及近,又似乎听到了晏大夫的咳嗽声,当下便浑身一惊,整个人也略微清明了片刻。

他连忙一手抱起酒坛、一手拿上酒盅,踉踉跄跄地往密道走去。


今日早早退朝之后,萧景琰回到府上也是清闲得无要事可做。

晌午饭后去演练场上巡视一圈过后,便回到房内,不自觉又拿起自己誊写的那本《翔地记》研究起来。

奈何翻来覆去地又从头至尾细细看了一整遍,仍然一无所获。

加之天气闷热,萧景琰也不禁心生出一阵烦闷,他突然脑中一亮,便起身向密道内走去。

那日里碰到蒙大统领在翻看这本《翔地记》时,正是在密道之内。

不知那密道之中,是否会有什么线索?


正当萧景琰在密道内四处查看却一无所获、正坐在秘室内略作休息时,只听到暗道尽头通向苏宅的暗门一阵响动,而后视线中便出现了披头散发、脚步略有些杂乱虚浮的苏先生,还带着一身酒气。

梅长苏看见萧景琰站在秘室之内,不禁一愣,然后便立刻曲下身子行了个礼,“苏某见过靖王殿下。”

可是他似乎忘了自己现在还抱着个大酒坛,这么一弯腰,连酒都洒出来了一些。

萧景琰见状连忙上前扶起人,“先生不必多礼”,并且费了些力气才拽过这人怀里紧紧抱着的酒坛,搁到了木桌上。


两人在桌边坐定后,梅长苏开口,打破了这片略有些尴尬的气氛,“不知靖王殿下怎么在这密道之中?可是有事情要同苏某商量?”

萧景琰闻声浑身微不可见地一僵,不自在地动了动肩膀。

他对梅长苏身份的猜疑自然不可说出口,而近来朝廷上下又确实平静如水,于是只能硬着头皮敷衍道:“近来朝中确无要事,只是本王想着已有些时日未见先生了,不知先生这边是否有事要通知本王?”

梅长苏听罢之后并未言语,只是微微挑了挑眉毛。

确实,这个理由听起来实在不那么合理。

先生有事情难道不会主动寻来?何况先生也有的是其他方法能够通知到自己。

于是萧景琰顿了顿,想要圆一圆自己随口扯得谎:“恰巧今日闲来无事,便想来看看先生……”

话说出口后,萧景琰又是一阵后悔。

这话听起来,着实是有那么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亲昵了。


于是萧景琰偷偷瞥了一眼对面的苏先生,却发现先生倒是并没有什么反应。

像是没听到自己所说的话,梅长苏忽地歪头冲自己一笑,萧景琰只觉得心猛地停了一大拍。

“靖王殿下,不如跟苏某一起喝几杯吧!机会难得,别辜负了这美酒。”梅长苏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响起。

然而说罢之后还未等萧景琰出声回复,梅长苏已是斟满了一杯酒,自顾自地抬头饮下。

梅长苏立刻又抬手斟满一杯。

萧景琰本以为该轮到自己了罢,谁知先生迅速抬手,又仰头饮下。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先生在自己面前何尝这样失礼过?哪有臣子这般把主君晾在一边,一言不发自顾自地喝酒的?

虽然萧景琰自然是不会在意这些虚礼,苏先生若能这般坦诚相待,他才不知要多欢喜。

但苏先生一向恪守礼制……所以眼下这人,怕是喝醉了吧?

萧景琰这般想着,便想要抬头细细打量眼前这人。

不过秘室里光线昏暗,看得不太分明,只隐约能察觉到对面这人的醉态;

而就在自己打量这功夫,梅长苏已是给自己斟了第三盅酒,眼看着又要仰头饮下。


萧景琰连忙伸出手拦下,只见梅长苏皱了下眉头,轻轻挣扎了几下,大有想要撇开他的架势。

于是萧景琰伸出另一只手,从梅长苏手中把酒盅夺了下来,握在自己掌心之中。

萧景琰:“苏先生,这酒可不是这样喝的,何故这样急?”

被夺了酒盅的梅长苏胡乱抓了几下,一向平淡稳重的声线里夹杂着几丝烦躁,声音也听得不那么分明,倒像是嘟囔着出声:“殿下……呃,殿下不懂,晏大夫就要……呃,回来了……”

“晏大夫?”萧景琰抓住了关键词,“本王还刚刚想问,先生身体一向虚弱,如此饮酒可是得了大夫的允许?”

说罢后又将手中的酒盅往里收了收,倒好像是担心梅长苏会出手抢回去似得。

梅长苏本来带着几分不满的脸,突然挂上了意味不明的笑,直笑得这人一双桃花眼都眯缝了起来,更显狭长;

“那些大夫们自然是不准苏某饮酒的……可今日不同,靖王殿下来访,呃,苏某当然是要拿出宅上刚酿好的青梅酒陪殿下,呃,饮上数杯……”

梅长苏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整个人竟已是软绵绵地倒下,趴在了面前的木桌上。


本来萧景琰听到自己被莫名其妙地扯了进去,脑中是有几分警惕的;但看着眼前这人已是醉倒在了桌上,那几分警惕旋即便烟消云散,整颗心都扑在这人身上。

这青梅酒闻起来香醇又带着梅子的酸爽,可惜靖王殿下只得匆匆放下手中的酒盅,连尝都未能尝上一口,连忙直起身来去搀扶醉倒的先生。

好在这青梅酒度数着实不高,所以唤了几声“苏先生”之后,梅长苏便睁开了惺忪的双眼,晕晕乎乎地醒来了。

“苏先生,这密道里毕竟还是有些阴冷,先生别受了寒,我扶你回苏宅去休息罢!”

看着眼神迷茫的梅长苏缓缓地点了点头,却瘫坐在那里丝毫不动,萧景琰暗自觉得好笑,只得颇为无奈地上前去扶这人起身。


梅长苏身体瘦弱,平日里又微微有些含腰,可事实上他确乎是比萧景琰还要高上那么几公分的。

想要扶起先生,尤其还是一个喝醉了酒的先生,实际上远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这一点萧景琰是在尝试几次后、最终绕到了梅长苏身后,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横跨在他的胸前腋下,忙出了一身汗终于把梅长苏从桌子上捞起来之后才领悟到的。

只是这姿势着实有些暧昧尴尬,闻着怀中之人身上淡淡的青梅味,感受着这人呼在自己手臂上的股股热气,萧景琰只觉得身上又热了几分,脑子也跟着有些眩晕起来。

“想来这苏宅的青梅酒当真是佳酿,本王滴酒未饮,只是闻了闻气味,竟也是醉了……”萧景琰在半扶半搂着梅长苏踉踉跄跄地走出密道的路上这样迷迷糊糊地想着。


走出密道后,黎纲已经守在了门口。

看着宗主满脸的红晕还有浑身的酒气,他在心里默默地给宗主点了一排蜡。

黎纲附在梅长苏耳边小声说道:“宗主,晏大夫已经回来了,刚刚进门。您……”

看着梅长苏瞬间清明了几分的眼眸和僵直了几许的身子,黎纲把“好自为之”四个字默默地咽进了肚子。


梅长苏此时只觉得浑身酸软无力,还是拼尽全力地直起了身子,离开了萧景琰的怀抱。

由于一心思扑在怎么对付晏大夫身上,他倒是未曾留意自己刚刚是以怎样暧昧的姿势跟静王殿下出的密道。

可眼下里自己这副样子、证据确凿,实在没什么好法子能逃过这劫,只能……

拼尽最后的清明在脑中转了个弯的梅长苏扭过头去,冲着身边呆呆愣愣的萧景琰浅浅一笑,“靖王殿下,苏某陪您去院子里转转吧。”


出了密道之后,这人方才能够看得分明。

梅长苏素来是一副霁月清风、低眉浅笑的模样,眼下里平日苍白无色的面庞,此刻倒是染着红晕,连带着耳尖和脖颈都带着一层淡淡的粉色;

总是束在头上玉冠内一丝不苟的长发,当下也是随意地披散在肩头,当真是……与往日的先生太不相同。

萧景琰几乎是看得痴了,自然是先生说什么是什么,便半搀扶着梅长苏向宅院里走去。


此时已是酉时,正值落日时分。

一抹斜阳洒下,衬得整个苏宅都落在一片温暖的橙红色之中。

二人的步伐还未站定,便碰上了迎面走来的怒气冲冲的晏大夫。

晏大夫本来采到了不少珍稀的药材,心里正高兴着,结果一看到梅长苏的样子,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黑得骇人。

还未等晏大夫开口,梅长苏便抢先说道:“晏大夫,苏某知错。只是这芒种节气、煮梅佳时,又恰逢吉婶亲手酿的青梅酒出窖,靖王殿下造访,怎能不请殿下尝尝鲜?苏某抵挡不过,也饮了数杯。但晏大夫您放心,苏某绝未多饮,身体也不觉有异,反而愈发觉得神清气爽、脉络舒通……”

抵挡不过,究竟是他自己抵挡不过美酒?还是抵挡不过靖王殿下的劝酒?梅长苏偏不说明,巴不得让晏大夫误会了去才好。

眼看着梅长苏渐入佳境,胡诌乱造是愈发顺口起来,晏大夫冷哼一声便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你身体有没有异,是老夫说了算!”

说罢便上前重重拽过被萧景琰搀扶着的那只手,把了把脉,顷刻后紧皱的眉头倒是松了松,但怒气仍未减。


刚才梅长苏说了什么?靖王殿下造访?

哼!靖王殿下来就有理了?还是你以为老夫因为他是靖王殿下就不敢骂了?

于是晏大夫的怒火果真转了个弯,冲向了萧景琰。

“靖王殿下,如果老夫有所冲撞,还请恕罪。只是老夫为医,长苏是老夫的病人,老夫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被人砸了招牌。病人不可饮酒,老夫还以为这是常识,怎的靖王殿下竟然不知?还拉着病人陪您饮酒?看他这样子,怕是没少饮……”

难怪苏先生提起晏大夫总是几分恐惧的样子,这晏大夫发起火来……着实可怕。

可是,这怎么就冲着自己来了?自己可是滴酒未沾哪?

不对,明明是苏先生他自己……捧着酒进来,又自己喝下的!

萧景琰总算想起来之前自己脑中的那几分警惕了。

于是他带着些委屈,刚想要开口——

手便被半个身子还靠在自己身上的梅长苏攥住捏了一下。

萧景琰悄悄地扭头用余光瞥了苏先生一眼:

远方是落霞满空,落日余光洒在他身上,趁得这人微红的脸庞更红了几分。

梅长苏冲着晏大夫一脸讨好的笑,似是努力睁大着双眼,狭长的桃花眼被撑得溜圆。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感受到自己的目光,先生快速地冲自己眨了一只眼。


萧景琰突然就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只觉得这样的苏先生,自己从未见过的这般先生,实在是太让人沉醉。


【BGM响起——

《夕阳醉了》

演唱者:王凯


夕阳醉了

落霞醉了

任谁都掩饰不了

因我的心因我的心早醉掉

是谁带笑是谁带俏

默然将心偷取了

酒醉的心酒醉的心被燃烧

唯愿心底一个梦变真

交低美丽唇印

 

印下情深故事更动人

回来步入我的心好吗

回来别剩我一个人

寻寻觅觅这一生因你

寻寻觅觅这缘份接近

斜阳别让我分心好吗

斜阳浪漫可惜放任

红红泛着酒窝的浅笑

何时愿让我靠近


--------------END-----------


哈哈哈哈哈哈恭喜你琰!!又义无反顾地背起了锅!!

lo主拦都拦不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39)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