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殊琰/ 靖苏靖】始终(阿苏生辰贺文

二月初六  阿苏生辰快乐!

大梦醒来,甚是爱你


琰殊部分基本是串了几张太太 @烏鴨 的图梗 

太太每一张画都狠戳美哭嗷嗷嗷(顺手表白太太

写得不好都是我的锅

希望太太和小天使们看到的话别太嫌弃QAQ


渣文笔,表白你苏

(真的真的好喜欢好喜欢阿苏QAQ


-----------正文-----------


二月初六,林府上下一片热闹。

今日是林家少帅,林殊的生辰。

说起林殊,这金陵城内外恐怕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不仅因为林家小殊是皇室表亲又是林燮大元帅独子这倍受宠爱的身份;更是因为这孩子从小便天赋秉异,聪明伶俐又俊俏的样子任谁看了都欢喜,小小年纪就被名誉天下的当朝太傅黎崇黎老先生收去做了关门弟子。

今日一过,依稀还跌跌撞撞跟在皇七子身后的那个小团子,便年已十六。


林殊一大早就入了宫。

难得生辰里被准许不用做功课也无须早起练功,林殊本来是赖在暖和的被窝里怎么也不肯起的。

尽管此时惊蛰已过、春分将至,正是转暖的时节,但破晓时分房间里仍是寒气逼人。

最后几个仆人实在拿少爷没辙,请来了晋阳公主。

晋阳公主用“太奶奶藏了好东西送你”和“景琰正在宫里等着你”以诱惑,外加“再不起叫你爹来”以恐吓,好说歹说才劝得这小祖宗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


说起来这一辈的皇子并不少。

大一些的有皇太子萧景禹,小一点儿的景桓、景宣等也个个都还是上蹿下跳天真无邪的年龄。

但这些孩子里,论起皇太后最宠爱的一个,还是女儿晋阳公主家的小殊。

那小家伙刚会开口讲话时一张小嘴就像吃了蜜一般甜,两个闪着灵光的大眼睛骨碌碌一转,摇摇晃晃地倒腾着两条小腿扑到太奶奶膝下,三言两语就能把老人家逗得合不拢嘴。

皇太后连带着也格外护着皇孙萧景琰。

萧景琰生性耿直,不擅长与人示好亲近,与长辈接触时尤甚,也正是因此才在他父皇那里始终受着冷落罢。

有那么几次林殊闯的祸大了些,萧景琰说到底也不过是大他两岁、嫔妃所育的不受宠的皇子罢了,哪里又扛得住;最后都是皇太后听到风声后急急赶去发了话,帮这两个孩子挡住了重罚。


皇太后年岁已大,糊涂的时候愈发得多了。

经常记错事儿,后来连人也时时认不分明;往往说过的话,没过一会儿就拉着人又说了一遍。

小一点儿的皇孙们都正是活泼好动、那硬板凳片刻也坐不住的年纪;数起来这些小辈里,还真就只有小殊和景琰这两个孩子每次都是老老实实地耐着性子陪着太奶奶聊天,身旁一边一个、一坐便是几个时辰,没有丝毫的不耐之意。

所以晋阳有时候忍不住跟母后抱怨说,“小殊啊都要让您给宠坏了!”

老人家总是轻轻摇着头一脸慈祥地笑,“我不宠他俩宠谁去?”,满头银丝跟着颤得温柔。


林殊急匆匆奔到皇太后的寝宫时,萧景琰果然已经等在那里了。

两个人一同迈进去,跪下给太奶奶请了安。

“这是谁家的孩子啊?快过来,让太奶奶好好瞧瞧”,皇太后一见到两个孩子就笑得合不拢嘴。

林殊和萧景琰走近了些,太奶奶颤巍巍地伸出手,一边一只抚上了两个孩子的脸庞,微眯着眼睛左右瞧了半天,才恍然大悟“是小殊和景琰哪!可算是来啦,太奶奶可想你们喽!”

景琰只顾憨憨地笑,一双鹿眼闪着愉悦的光,却不开口说什么;

一边的林殊早就一只手覆上太奶奶抚着自己脸庞的布满褶皱的手,一下下轻抚着;另一条胳膊一把将萧景琰拽得近了些,大大咧咧又带着一丝撒娇的模样开了口:“太奶奶,我们前几天才来看过您哪!您不记得了?您还给我们吃了静姨送来的太师糕呢,可好吃了…”

边说着,林殊一双眼睛已经开始打量太奶奶身后的桌子,寻着有没有好吃的点心去了。

皇太后看着小殊这一副小嘴猫四处张望的模样,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捏了捏小殊的脸蛋儿,开了口:“都多大了,还光想着吃!来,太奶奶问问你们,成亲了没哪?”


到底还是孩子,也正是对婚娶之事似懂非懂、分外敏感的时候。

虽然太奶奶差不多每次见到他俩都要问上一次,但两人听了这话还是控制不住微微红了脸庞。

还是林殊定了定神,笑眯眯地开口答道:“太奶奶~哪有那么快,我才刚刚要成年呢!倒是景琰……”边说边斜着眼睛瞥了身边的萧景琰一眼,“怕是快啦!我听我娘和我爹说,景琰侧妃的人选已经定下来了。”

萧景琰听闻这话,侧过头瞪了林殊一眼,一张脸更是涨得通红,却又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他心里又悄悄地打起了鼓。

说起来立妃这事儿,两年前开始便被母妃时时有意无意地提起,连父皇都曾经问过数次;一直被自己拖着,但眼看便是要拖不住了。

自己也是前些天才被告知,侧妃人选已定,择日就要娶进府上了。

他这边正在绞尽脑汁地想着推脱之策,也未曾告诉小殊,可没想到他竟是已经知道了。

怎的……小殊怎的也没跟自己提起?


皇太后看着这两个孩子害羞别扭的模样,又是一阵欢喜,呵呵地笑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言道:“小殊哪也别急,太奶奶听说啊,这城里可是有好多人家的好姑娘都想着要嫁给咱们小殊呢!改天太奶奶去跟你爹娘说说,也尽快给你娶来个,不能让景琰落下!”

萧景琰听见这话微微一怔,侧过头去看林殊的反应。

只见林殊一脸挑衅地看着自己,又扭过头去冲着太奶奶撒娇:“还是太奶奶最好啦”,声音里满是欢喜。

萧景琰浑身一僵,就要把自己被林殊挎在怀里的那只胳膊往外拽,但二人离得太近,林殊又挎得分外用力,拽了半天也没能拽出来。


从宫里出来后,二人一起回到林府上,等着小殊的生辰晚宴。

萧景琰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想要发作却又找不到任何理由,只能在心里闷着。

偏偏罪魁祸首还在旁边像个没事儿人一样,像往日那般在自己身边上蹿下跳地闹腾着,觉得无聊了还大大咧咧地开口问道:“景琰,侧妃的人选是谁你知道了吗?见过面了吗?”

萧景琰一听这话,火气更是蹭蹭地往头上蹿,也不回答,一把推开了林殊凑到自己面前的大半个身子,大步地向前走去。

林殊倒也没恼,两条胳膊交叉着扶在自己脑后,紧紧地跟着萧景琰:“啧啧,哪家的姑娘啊,跟了你这头水牛可真是可惜了!”

“你!”萧景琰忍不住停住脚步猛地一回头,直直对上那人似笑非笑的一双眼睛。

由于林殊比自己小两岁,所以他微微仰着头;那双眼睛在阳光下,似是一条溪流般,泛着粼粼的水光,那般清澈明朗,看得萧景琰不禁一愣。


待回过神来时,萧景琰看着林殊眼神里越来越明显的戏谑,倔脾气一上来便也开了口:“跟我可惜?跟你就不可惜了?”

说完后又觉得这话好像不太对劲,又补了一句:“那你倒是说说,照你看来,谁跟我才不算可惜了?”

林殊听到前半句,没忍住低头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听到后面这句后,倒是微微一愣,然后勾着嘴角带着笑意,抬起头来一脸真诚,“你看我怎么样?”

萧景琰愣了一下,“胡闹!”然后又连忙转过身去,急匆匆地往前走。

看着那头水牛微红的耳尖,林殊又是噗嗤一笑,两步冲上前去整个人都挂在了萧景琰的身上:“也就小爷我才不嫌弃你这头不解风情的大水牛!”

两个人又互相推搡着笑闹着走远了。


说起来十六岁是成人的大日子,这晚宴必然是无比丰盛的。

但林帅是军中之人,向来率真随性,因此那些繁文缛节也自然没有安排太多。

虽说送礼、甚至是借机暗中提亲的达官显贵不在少数,但林府傍晚间宴请的也只是交往颇深的亲朋好友罢了;也依着林殊的意把他的座位安排在景琰旁边。

反倒多数时候是大人们在一旁说着祝贺生辰之类的话语,林殊还如往日里一般,吃饭也要闹腾着景琰。


说起来萧景琰在林殊身边,背过的锅数不胜数、吃过的亏更是数不胜数。

这其中一件,便是在吃上。

吃怎的还能被人占去便宜呢?

可他林家小殊就是能连吃都要压在景琰头上。


景琰的性子,所推崇的大抵是先苦后甜。

所以西瓜要先挖着旁边的吃,把中间最甜的心儿留到最后;

景禹哥哥带过来的酸梅,先挑着小的、皱的吃,把大个儿的、一看就让人直冒口水的留到最后;

母妃做好的点心,先把那些有破损的挑着吃了,把形状完美的整块留到最后……

可是但凡林殊在旁边,这些最后,最后十有八九都落到了林殊的肚子里。


没错,从小到大,算起来也有十几年了,始终如此。

为此俩人不是没吵过没闹过,最严重的时候甚至急得红了眼。

什么?萧景琰先吃喜欢的不就行了吗?

是啊!可是他偏不啊。


所以今晚又是如此。

其中压轴的好菜,荷包蟹肉,是晋阳公主今日亲自下厨,采用上好的新鲜食材与清晨便开始熬制的佐料烹饪而成,在座的诸位尝了之后都赞不绝口。

林殊更是喜欢得紧。

虽说是自家娘亲,但晋阳公主身份金贵,平日里哪有下厨亲自做菜的机会,因此这般美食纵使是他自己也很难吃到。

林殊又向来做什么都带着一股冲劲,只是幸而因他聪慧,因此才不显鲁莽,而往往被称赞果决。

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他也向来也直来直往。

更何况,还有萧景琰宠着他。


于是他筷子不停,一块接着一块,不出片刻便把自己面前那盘荷包蟹肉吃了个精光。

吃完之后,只见他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角,又瞄了一眼坐在自己旁边的萧景琰桌子上的菜。

趁着萧景琰捧着手中的饭碗埋头大吃,林殊毫不犹豫地探出筷子夹走了一块景琰盘中的荷包蟹肉迅速塞进嘴里。

“你!吃你自己的去!不许抢我的吃!”萧景琰鹿眼一瞪,只是说这话的同时他还傻愣愣地端着个饭碗,看起来着实没什么震慑力。

林殊一双黑眼睛滴溜溜一转,转而可怜兮兮地用筷子指指自己面前空荡荡的碗,“你看,我的吃光了嘛!”

萧景琰:“那是你自己的那份已经吃完了,不许抢我的!”

林殊委屈地撇了撇嘴,“太好吃了嘛……我平时都吃不到的。看在今天是我生辰的份上,景琰~让我多吃几块嘛~”

萧景琰:“……”


于是萧景琰又一次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桌上的荷包蟹肉被林殊一块接着一块地夹走了。


吃饱喝足后,晚宴上还是一番觥筹交错。

说起来对于林帅夫妇而言,这么多亲朋好友聚在一起的日子一年到头也不过数次尔尔。

于是众人也都不急着离席,仍然聊着天喝着酒。

林殊和萧景琰两人自然吃过之后便坐不住凳子,趁着大人们不注意便一起偷偷溜了出去。

天色已深,唯有府上的房间内漏出明亮的光来。

萧景琰快走几步,不见林殊跟上来,奇怪地回头查看。

只见林殊双手背后,不自然地挪着步子行走;萧景琰绕到他身后,才发现这人竟是从屋里偷偷地带了两壶酒出来。


虽然林殊算是在武将家出身,但林帅自小便对他严加管教,所以尽管他已是成年,也几乎是从未喝过酒的。

萧景琰身为皇子更不必说,尽管宫中需要应酬的时候也不少,但自是轮不到他来。

但两个人又偏偏正是少年脾性,明明都不会喝酒,却要装作千杯不醉的样子。

两个人没走出几步去,就迫不及待地举起酒壶,对着壶口便灌了下去。


上好的陈年梅花酿。

然而时下的二人却是半分也没品出来,倒是被这扑鼻而来的酒味呛得直咳嗽。

但两人好面子自是绝不肯吐出来,便硬生生地咽了这一大口下去。

这一大口酒,烧得从喉咙到胃一路都火辣辣地似是燃了起来。

萧景琰身为皇子许是多少都更加娇嫩些,直激得眼角都冒出了几滴泪水。

近些看来,这两人的脸庞都已经迅速漫上了片片绯红;

萧景琰还直着身子僵在那里,等着胃中的不适和这阵阵的头晕过去,靠近林殊的一只手也不自觉地抓上了他。

而身边的林殊似是酒已经上了头,兴奋得手舞足蹈起来,一只手抬起来,勉强地搭上了比自己高了半头的萧景琰的肩膀,压得萧景琰不禁弯了弯腰;另一只手已经举起了酒壶,在眼前胡乱得舞着,嘴里还念念有词:“来,景琰!我们……呃……共饮此杯!不对,共饮此……此壶!哈哈”


霓凰在房间里也早已坐不住凳子。

说起来她年岁比二人还小了些,更是活蹦乱跳的年岁。

本来三个人从小玩到大,形影不离。

但随着霓凰一点点长大,从跟在林殊哥哥和景琰哥哥身后的扎着羊角辫的小屁孩,长成一个落落大方的豆蔻少女,不方便的时候确实是愈发得多了。

尤其在长辈们越来越多地提起要给林殊和霓凰指婚,甚至双方的父母都已经约了时间要一起商量之后,三个人的关系更是愈发得微妙起来。

但霓凰虽是女辈,性子素来豪爽。她倒是未将此事太放在心上,只当林殊和萧景琰是自己哥哥罢了。

至于以后的事儿,想那么多作什么?


今日的晚宴上,许是长辈们出于避嫌之类的考虑,未将霓凰与林殊的座位安排在一起。

那两个人偷偷溜出去的时候,霓凰便是看见的了。

但她坐在长辈们的旁边,脱身没那么容易,只能瞪着眼干着急。

等她终于寻到机会溜出房间,绕了一圈找到了在林府背面不远处的两人时,那两个人正歪歪扭扭地坐在台阶上,互相依靠着,醉得不省人事。


霓凰凑近些,便被冲天的一股酒气熏得忍不住捂上了鼻子。

但听着两人好像又都在念念有词地嘟囔着什么,明明看起来都已经是醉得昏睡过去了,于是又忍不住好奇,捏着鼻子又凑了过去。

林殊哥哥怀里抱着已经空了的酒壶不放,还时不时地将将举起来晃晃,再叫嚷上一句:“景琰!来!咱们接着喝!”,仔细听来,嗓子都已经黯哑了些许。

景琰哥哥醉得怕是更加厉害,整个人软得如一滩泥,都快要跌进林殊哥哥的怀里了;霓凰又仔细看看,这人竟然还哭了鼻子。

“呜呜……荷包蟹肉……呜……你还我的荷包蟹肉……”俯着身子听了半天,才听清萧景琰在嘟囔些什么的霓凰,噗嗤一声就笑出了声。


许是被霓凰的笑声惊扰到了,萧景琰皱了皱剑眉,不舒服地在林殊肩头蹭了蹭,又开了口:

“荷包蟹肉……呜……小殊……你还我的小殊,不许……呃……不许娶亲”




“噗嗤”,听着霓凰说起这段往事,端坐在火炉前的梅长苏笑出了声。

他看了一眼旁边绷着一张脸,却掩不住尴尬神色的萧景琰,开口调侃:“陛下,你是有多舍不得那荷包蟹肉啊?要不要臣亲自做些来,算是赔罪?”

萧景琰看着这人避重就轻的模样,一脸无奈。


霓凰看着眼前的二人,明明跟那时都已是千百般的不同,却偏偏与记忆中靠在一起的那对身影重叠到一起,似是从未变过。

她低头摸了摸坐在自己腿边,不安分地蹬着小腿的女儿的头,笑了。


过了今日,梅长苏便年已三十有六。

自萧景琰登基,已五年有余。


二十年,弹指一挥间。

回想起曾经的那些鲜血横流、不忍回首的往事,

萧景琰只觉,这二十年当真是如同一场大梦。

而每每看向身边,浅笑着直视自己的梅长苏,

一颗不安地翻滚着的心又会渐渐沉淀下来。

千万般思绪尽散,唯剩下这一句:


大梦醒来,甚是爱你。



-----------end-----------


呼……终于赶在断电前,码完了。

说起来近日来的一个心愿,就是想给太太的图配文。

然后今天早上刷微博,又看到今天是苏苏的生日。

于是又觉得一定要来个生辰贺文!

然后,偷个懒,就把两个愿望合在了一起写hhhh


说起来,本篇文本来是想要发刀的…

虽然本人拒绝刀,超爱傻白甜。

但既然是阿苏的生辰贺文,还是想要尽力的不ooc。

原著向的话,阿苏确实是死了的。

本来是想在回忆杀之后,写一段阿苏在隐藏身份时候在苏宅过生辰的故事,然后再写一段阿苏战死沙场之后,景琰在林家祀堂,终于肯放下怨念与执着,然后收到了蔺晨带给他的、阿苏的遗物的故事(绝对不是蔺靖,拒绝)

但是很显然,我码不完了…

于是还是让我们怀揣着最美好的愿望

希望两个人白头到老吧

评论(24)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