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陷·上篇(黑景琰)上元节贺文

原著背景 萧景琰憋太久分裂出第二人格之黑景琰 

于是上演 霸道皇帝爱上我 之 先生是我的在天涯海角也给逮回来然后这样那样 篇


最近被糊一脸黑白双鸽以及黑景琰

帅到喷血啊啊啊啊

然而手残党并不会画画只能暗戳戳地写文泄欲(?)哭唧唧

总之先来个黑琰琰试水好了


严重ooc预警!

文笔无!狗血洒一地!掺了玻璃渣?【大概?

而且卡了肉!对不起我忏悔QAQ

但是实在没时间写完然后今天不发粗来就不是贺文了啊啊啊 

所以暗戳戳地开个头

预计会有中篇和下篇,肉大概在下篇


另,lo主对第二人格及多重人格的了解并不多,文中内容纯属虚构,私设多如狗。如有不符合病症特点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欢迎指正。【不过不一定改得过来hhh


最后警告:非战斗人员请立即撤离!


--------------正文-------------


皇帝陛下的梦魇之症愈发严重了。


自萧景琰登基,奉生母静贵妃为太后,太子妃柳氏为皇后,已有五年之久。

这五年以来,朝廷上下日益清明,边境安稳无敌来犯,黎民百姓安居乐业。

大梁子民被官官相护欺压得太久,也被当权者遗忘了太久。

而新梁帝登基不久便开始大力推行土地新政,不惜得罪各路皇族显贵,却是真真切切在为百姓做事。

原本对武将出身的靖王嗤之以鼻的朝中老臣,看清楚局势后自是见风使舵转得飞快,纷纷对新帝称赞不已,俯首称是。

五年前还佞臣勾结、党争成风、欺上瞒下、混沌不堪的国局,扭转成现如今蒸蒸日上的模样,可谓熬去了新梁帝近全数的心力。


然而正当一切都看似步入正轨、皇帝陛下也应当是终于可以稍稍松口气的时候,萧景琰发了次很重的梦症,险些搞出人命来。


说起来,那人走后,萧景琰几乎每夜都会做噩梦。


也不是没做过美梦。

比如会梦到年少时的事,与小殊在草地上尽情地扬鞭策马,有时候还跟着霓凰,三个人玩儿累了就大大咧咧地躺在地上看云彩;

比如会梦到与长苏相认后、四境告急之前的那段时光,像是自己终于把那颗放了十三年的鸽子蛋送到了那人手上。


可自己不过是去河边舀了些水,回来时眼前已是漫天的大火,厚厚地浓烟呛得自己阵阵猛咳,也辨不清人影。自己急得满头大汗,一次次地想要往火里冲,却被愈来愈大的火势给挡了回来。少年林殊的声音越来越微弱:“景琰…救我…”,直至没了动静,耳边只剩下火焰肆虐的声响。

自己不过是扭过头去,想要悄悄拂去眼角欢喜的泪,再转过头去自己已经置身于密室之中,但失去了对自己躯体的掌控能力。于是他亲耳听到自己带着显而易见怒意的声音冷冰冰地响起:“今后我萧景琰何去何从,就不劳梅宗主费心了。” 他拼了命地挣扎,想要冲过去扶一把面色登时刷白,摇摇欲坠的那人,却又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人一脸得难以置信,急急喊了一声“殿下”,双膝重重地朝着自己跪了下来。


萧景琰恍惚中会觉得自己是被自己喊醒的。

因为每次在刚刚转醒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上一秒的自己应当是在大喊大叫着的,似乎还能听到未完全消散的尾音,嗓子也疼得紧。

有时候是在养居殿,被侍奉自己的太监卢生大着胆子叫醒,见自己转醒他立刻慌慌张张地跪倒在地,浑身颤抖,旁边还跪着头发花白的高公公;

有时候是在皇后的寝宫,皇后来不及更衣正守在床边,好看得一对柳叶眉紧紧地皱在一起,脸上挂着泪滴;感受到自己的目光,她连忙转过头去匆匆拂去泪水。

有时候是在祠堂外,列战英一脸担忧地一会儿望着自己,一会儿望着自己手中攥着的北境之战身亡将士的名单,和身下压着的抄写到最后一个名字的纸张,欲言又止。


太医来了一次又一次,汤药也灌下去一碗又一碗。

可又能如何呢?无非是心病罢了。

可这心结,却再也无人能解开了。


为什么独独瞒着我?

瞒我一次还不够。

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骗我?

为什么把我推上这般孤苦无缘的位子上?你明知道我不愿意的。

最要紧的是,你怎么敢,留我一个人?

就这样把一整片山河丢我给一个人,留我独守。

求死都不能,甚至连一口气都不能松。


药太苦,心太苦。

苦得久了,便生出怨来。

怨得多了,竟似是生出了恨意。


林殊,梅长苏,你好狠的心。


不过自从萧景琰有了这样的念头之后,梦魇倒是来的少了。

他不再夜夜噩梦缠身,即便还是会梦到林殊或者梅长苏,也往往是寻常的梦境,不再让人撕心裂肺地悔。

还有时似是一夜无梦,清晨起来时竟是什么都不记得。

最初时萧景琰总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总觉得好像这一夜像是被偷去了一般,自己竟是一点记忆都没有。

因为自己从小就多梦,半夜也时时会转醒,像这样一夜无梦、睡到天明的时候着实不多见。

不过后来这样的夜晚渐渐多起来,习惯后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了。


自己也询问过太医。

太医只说可能是由于陛下平日里过于劳累,也可能与年龄有关。

当然这第二个缘由,是太医拐了好几个弯,吞吞吐吐地暗示出来的。

想想也是,再有几年就是到了不惑之年的人了,怎的还能跟从前相提并论呢。

老了,朕终是要老了。

你倒是永远留在了三十岁的模样。

真不公平。


本来因为这梦魇之症犯得太过频繁,皇帝陛下又以老梁帝的丧期为缘由,除去每月例行要去皇后寝宫的几日,已是不踏入后宫半步。

皇帝陛下登基这五年来,对纳妃之事不像历来皇帝那般热衷,反而称得上是抗拒。

但耐不住群臣堆叠成山、恳求陛下充实后宫以续龙脉的请求,象征性地纳了两房妃子,可实际上不过是摆设罢了。

其中一位便是柳皇后的表妹,沈氏。

皇上对柳氏一族如此恩宠,不是没招来过非议。

但萧景琰其实只是觉得对柳皇后心中有愧,想着寻个人陪陪她,也算是些补偿吧。

毕竟自己这颗心,已腾不出一丁点的位置给她。


于是在老梁帝驾崩三年丧期已过、土地新政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大梁全境得以推行、再加之皇帝梦魇之症鲜有再犯,所有的借口都不复存在之后,耐不住皇后和太后几日来明里暗里的劝慰,这日批完奏折后,皇上于子时踏入了沈妃的寝宫。

沈妃早早就接到皇后姐姐的手信,接连几日里全宫上上下下都提前做着准备。

故而即便已是深夜,沈妃宫殿内此刻也是烛火摇曳,还点着熏香,整个房间都充盈着丝丝蕙草甜腻的味道。

太监丫鬟们行了大礼后匆匆地退下,嘴角上挂着心照不宣的笑,不忘把房门为二人紧紧地关上。

沈妃在傍晚时刻才又重新细细打扮过,端的是面若夹桃,星眸皓齿,怎一个美字了得。若是论起姿色来,她这表妹照柳皇后也不差分毫,甚至更胜一筹。


沈妃也不过是个二十才刚刚出头的大姑娘,内心羞涩,也不作言语,只是悄悄打量着眼前这位剑眉鹿眼、气度凌云的九五之尊,等着他唤自己前去侍奉。

怎知皇帝陛下竟是只匆匆扫了自己一眼,便转过身去自行褪去外袍,淡淡地说了一句:“时辰不早了,朕明日还要上早朝,沈妃也早些歇息罢”,便兀自躺下阖上了眼。

“果然,皇后姐姐所言不假,陛下对房事当真是冷淡得紧。看来眼下也只得……”

沈妃暗中下定了决心,更衣后便上了床,躺在陛下身侧。


片刻后一双嫩手搭上了枕边人的腰,就在她战战栗栗地扯松那人的衣襟,咬咬牙正要将葱白般的手指探进去的时候,突然自己这只手被一只大手紧紧地握住,并用力地扯开,细嫩白暂的手腕立刻红了一圈。

沈妃登时吃痛,不禁呼出了声:“嘶……陛下!”

门外守着的几个下人听着里面沈妃的呼喊叫痛吃吃地笑着,怎料不出顷刻间这声音竟然变了调,带着颤音的连声“陛下息怒,臣妾罪该万死!”,丫鬟们本来捂着嘴红了脸庞的偷笑也直直地僵在了脸上。


此刻沈妃正衣冠不整地跪在床上,一张金丝被子方才被陛下一把扯开,此刻正乱糟糟地丢在地上;她浑身颤抖,不敢抬头;一把长剑直指她的头部,在未熄灭的烛光的反射下闪着诡谲的橘光。

手持长剑的人面无表情。

皇帝陛下虽是整日绷着脸,但为人一向宽厚;对待后宫嫔妃虽然算不上宠爱,也几乎从未有过亲昵之举,但向来彬彬有礼,态度也称得上温和,恪守君子之风。

眼下这人浑身上下却是散发着阴郁的寒气,不知是不是因为烛光的照射,那一双瞪大的鹿眼中原本黑色的瞳仁此刻竟似是血液干涸般的暗红色。

“呵 你算什么东西?萧景琰的主意你也敢打?”


明明是同样的声线,但沈妃只觉得这声音像是来自一个完完全全的陌生人。

带着陌生又实实在在的嘲讽和恨意,让她在夏日里也觉得寒冷刺骨。

于是沈妃抖得更厉害了,她打着寒颤用虚弱的气音哀求:“陛下饶命,臣妾……臣妾知错了。”

“哦?”站在床边的那人挑了挑剑眉,把握在手中的剑柄往回收了收。

顷刻后又似是听到了什么趣事,出口低沉地笑了两声。那笑声不似真实,倒像是从无尽地狱中传来的恶鬼的魅惑,听得沈妃只觉后脊梁骨一节一节都漫着寒意。

“能碰萧景琰的那人,已不在这世上了。既然你们一个两个的都这么想碰他,不如就下去陪那人吧。”


一字一顿带着冷笑声地吐出这句话,只见皇上暗红色的瞳孔一缩,手中的长剑就直直向前挥去。

沈妃浑身上下已被冷汗浸透,正在苦苦思索着陛下这话是何意,又隐约觉得陛下今夜非常不对劲,倒像是中了魔般,思量着要不要传太医来?

忽然听到耳边一阵风声,她还来不及反应时,自己充满恐惧的尖叫声就已经冲破嗓子响彻房间。

守在外面的下人们再也耐不住了,连忙硬着头皮敲了敲门,颤抖着出声问道:“陛下?娘娘?”


听到旁人的声音,皇上像是回过神来一般,直直地收回了长剑。

“哼,这次就饶你一命。”


萧景琰只记得自己批完奏折疲惫得紧,本来是躺在床上就立刻睡下了的;

待自己睁开眼睛时,却发现自己站在床边,手里正握着随身携带的佩剑。

更令他瞠目结舌的是,此时自己手中的剑正直指沈妃。

而跪在床上的沈妃此刻整个身子都趴在了半跪的膝盖上,止不住地抽搐,伴着一听便是拼命压抑着的几欲崩溃的哭声。

洁白的床铺上,散着一缕缕黑发。

“铛”的一声,剑掉在了地上。

萧景琰盯着眼前诡异的画面,试着开了开口,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TBC-------------


当当当!黑景琰正式上线

黑芝麻馅的琰琰你们喜欢吗?


昨天在一家店里偶然看到正在播琅琊榜,恰好演到了靖王在芷萝宫听完小新解释自己被夏江挑拨的真相,然后跑去密道举着被自己斩断的铃铛悔青了肠子那一段。

真的好心疼好心疼啊QAQ

知道误会了苏先生,小哭包都悔成了这样。

今后知道了那人是小殊,漫漫余生里,他又会有多少次回想起这段往事,每一次都得是肝肠寸断,把伤口撕裂了开啊。


所以我觉得这人是可能会疯的……

但是人体是有自我保护机制的啊!

所以为了保护琰琰,人体分裂出了第二人格,用来承载琰琰的黑暗面。

嗯,好有道理,lo主就酱被自己洗脑了。


什么?你问宗主在哪里?

什么鬼贺文,女主(?)连面都没露一下?

那什么我还有点儿事先走了哈!

大家元宵节快乐呦!

【举锅抱头蹿走去吃元宵辣hhh


【下文预告】

黑心琰琰智商一百八 知晓梅长苏未亡后 霸道总裁体上线 一道圣谕空降琅琊阁 命梅长苏即刻回京领旨

评论(34)
热度(248)
  1. hui木子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