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靖】猫冢(六)完结

基本设定:人受到猫冢的诅咒,会变身成猫,只有心中所念之人叫了自己的名字,才能恢复原形。


【前文】

(一)  (二)  (三)  (四)  (五)


没错没错,前面设定用琰琰指代猫身萧景琰

所以猫身苏先生自然就是苏苏啦 w


----------------正文---------------


萧景琰站在那里跟苏苏鹿眼瞪猫眼互相瞧了好久,直到一阵微风吹过,蹲在地上的小家伙跟着打了个寒颤,完全懵逼了的萧景琰这才回过神来。

苏先生怕冷,不知道这化作猫身之后,身体状况如何?若是这小猫如苏先生那般体弱多病,怕是不妙啊。

这样想着,萧景琰又向前跨了一步,走到苏苏面前,蹲下身子,向苏苏探出双手。


梅长苏此时心里更是万般的焦急和无奈。

虽说与景琰在一起,倒是省了自己去寻他以便破解诅咒的麻烦;但若真的恢复了真身,自己日后还如何以谋士的身份,辅佐在靖王殿下身边?只怕这段关系会节节脱缰,那不光是他们两人,还会牵扯着许多人,齐齐坠向未知的深渊。

可思来想去,眼下又没有任何法子可使。

麒麟才子在这超出人的控制范围内的灵异面前也是无可奈何,只能盯着伸向自己的一双大手“喵呜”叫了一声。

萧景琰的手听声猛地一颤,只见他咬了咬牙,还是一下子把苏苏拎起来,抱在了怀里。


苏苏只觉得自己好像被禁锢在了硬木板之中一般,抱着自己的胳膊和身后靠着的身子,都硬得紧。

苏苏觉得奇怪,偏过头去看那人的眼睛,萧景琰也正望向自己,四目对视的一瞬间,苏苏只觉得这人又僵硬了几分。

梅长苏这才猛地想起来,是了,景琰他,怕猫啊!


说起来景琰怕猫这个毛病,还是林殊的功劳。

那年林殊六岁,萧景琰八岁;都已是懵懵懂懂能说会道,又依然软嘟嘟的年纪,俩人就像两只糯米团子一般天天粘在一起,着实可爱得紧。

算起来,这俩团子平日里除去睡觉、做功课,闲暇的时日里得有一半的时间都用来在祁王府里上蹿下跳跑来跑去,身后还有一群下人苦着脸追着这俩小祖宗,生怕一个不小心出了什么差池,真是片刻都不得安宁。

而自从萧景禹把边塞进献来的一只上好的纯种波斯猫带到府上当宠物养之后,这赖在景禹哥哥府上的“一半”时间几乎变成了“全部”。

小孩子十有八九都喜欢小动物,林家小殊和七皇子更是对这只毛发柔顺、通身雪白的小猫咪爱不释手。

景琰此时已被萧景禹接来住在祁王府,自然跟猫咪一起玩耍的机会便多了些;而林殊团子就没那么好运了,所以他每天晚上被晋阳公主连说带劝地拖走时,都是眼含泪光一步三回头,惹得周围下人们都捂着嘴忍俊不禁。


要说林殊最擅长的是什么?

兵法?不,那是日后领兵打仗的林少帅。

现在这个年方六岁的小团子,倒已是满脑的鬼点子,最擅长的便是闯祸整蛊。

所以他在某天好说歹说地说服了母亲同意他在景禹哥哥府上留宿时,兴奋得大半夜里也睡不着觉,悄悄起身去抱来那只小猫,又转身走回了景琰的房间里。

自己摸着猫咪玩儿了一会儿的林团子觉得有些没劲,打了个呵欠又回头望了望一个被窝里睡得正香的景琰,一双大眼睛滴溜溜一转,嘴角就不怀好意的勾了起来。


萧景琰正躺在暖乎乎的被窝里睡得迷迷糊糊,隐约中听见有人在唤自己的名字,被子好像也被扯开了;而这声音仔细听起来,好像是小殊?

于是景琰团子费劲地睁开了双眼,正对上一双绿色的猫眼,在黑暗中发着幽光;一束月光透过窗户的缝隙零零星星地洒进屋子,勉强能看到一只猫的轮廓。而这只猫被林殊粗鲁地提着后脖颈难受得紧,此刻正炸着毛,本来柔顺服帖在身上的毛发此刻几乎根根树立,整只猫看起来体积几乎是平日里的二倍;再细看那双泛着绿光的瞳孔冒着凶相,像是要把人生吞活剥了般。

“啊——”一声孩童尖利的惨叫划破了宁静。片刻后祁王府的各个房间纷纷亮了灯,下人们来不及穿好衣服匆匆起身查看,萧景禹听到七弟的喊叫更是惊出一声冷汗,来不及更衣便亲自赶来,整府上下简直乱成了一锅粥。


最后猫咪被萧景禹送到了宫外;林殊被林帅罚了一个月的禁闭,最后还是萧景禹挨不住小七眼泪汪汪的日日恳求,亲自跑来林府给小殊说情,这才把禁闭时间缩减到了两周。

但萧景琰怕猫的毛病,从那时起便算是落下了。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想起这段往事的梅长苏唏嘘不已。

谁能想到二十多年后,自己竟阴差阳错的变成只猫落在了景琰的手里,想跑又跑不得,只得老老实实地待着,还眼巴巴地期待着他能喊声自己的名字。

不过……景琰会怎么做呢?

他会把自己送到苏宅?不过这种事情,让人信服也有些难度吧,搞不好靖王殿下会被认为是疯了而让晏大夫强行灌进几碗药;

又或者,他会不会试着自己喊声梅长苏?

梅长苏真的很好奇。


总之自己这个样子,也没什么办法,随遇而安便是。

于是一直拼命在与心里想要扔开这只猫撒腿就跑的念头作斗争的萧景琰只觉得自己怀里的小猫动了动;

他便也动了动僵直的脖子向下看,只见苏苏似乎是找到个最舒服的姿势后,满意地“喵”了一声就闭上眼睛靠在自己身上不动了。

母亲救命QAQ 靖王宝宝心里苦


回到靖王府后,抱着一只小白猫的萧景琰无视下人们惊异的目光,径直走回自己的房间,斥退了下人锁好了房门。

他翻出来一床毛绒绒的厚毯子,铺在了自己的硬床铺上,小心翼翼地把苏苏放在上面,这才重重地松了口气。

这一路上一直卯着劲跟自己作斗争的萧景琰已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跑过去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水仰头喝下,这才渐渐恢复了平静,也开始思索起来。

苏苏蹲坐在舒服的毛毯子上一动未动,脑袋随着萧景琰转动,一直盯着他看。


萧景琰走回到猫咪跟前,看着它一脸淡定从容不迫的样子。

明明是突然被个陌生人给抱来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可它全程都没有丝毫的反抗,简直乖巧得不可思议。

萧景琰半蹲下身子,与苏苏的视线持平。

所以说,这果然就是苏先生变的吧。

虽然说同样的事情在自己身上已经发生了一次,可这实在是匪夷所思啊。

萧景琰仍然是觉得这一切像是在梦境一般,令人无法相信。

但是像,实在太像了。

透过这双平淡清澈,却又仿佛深得永远也探不到底的眼眸,萧景琰只觉得自己看着的明明就是那个人。


萧景琰轻轻叹了口气,坐在了苏苏的旁边。

“虽然不知道你是否真的是苏先生,不过也无妨。即使是我做了蠢事把一只野猫当做先生还带了回来,也就辛苦你权当听我说说话吧。”


“先生麒麟之才,却选了我做主君。这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先生说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是为了名垂青史,可我不信。”

“先生对朝中事务深谙其道,看人的眼光奇准,向我举荐的个个都是忠义良臣,对那些佞臣小人也是痛恨得紧,且对他们相互勾结以谋私利的行为所不齿。我知道先生明明也是高风亮节的忠义之士,绝非如他自己说的那般是个阴险诡谲之人。”

“先生身边从来都不乏挚友,不用说景睿和豫津都是我儿时的好友,就连霓凰和蒙大统领,在与他相识不过数月的光景里,便与他那般亲近。尽管我位居高堂,又常年在外打仗,但江湖上的事情也是略知一二的。传闻江左盟是江湖第一大帮派,行侠仗义,劫富济贫,梅长苏便是这江左盟的宗主,不会一点儿武功却有一大帮江湖高手护他周全。你说他又怎可能是一个薄情薄义之人?天下人又不全是傻子。”

“我与先生接触得愈多,便愈能领略到先生的才识渊博。先生眼界之开阔,抱负之远大,胸襟之宽广,都远非常人所及。”


一口气说完这番话,萧景琰只觉得这些日子以来心中的郁结似乎也跟着解了大半,舒畅了许多。扭头看了看身边端坐着的苏苏,只见原本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的看的小猫像是被人发现了般慌慌张张地垂下了头,移开了视线。

萧景琰轻轻笑了下,抬起手犹豫了一下,然后认命般地探出手去摸了摸猫咪的头,心中的恐惧也消去了大半。


“可不知为什么,先生对我却总是那般疏远。”


“我见过先生与蒙大统领谈笑风生,见过先生挽着袖子在冬日里跟飞流扔雪球打雪仗,见过先生打趣豫津和穆青那两个成天胡闹的小子,见过先生摸着庭生的头亲切的教他书,可先生独独每次面对我,都永远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永远浅笑着唤我殿下,好像给我和他之间划了一条泾渭分明的界限。”

“我想不通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先生在别人面前可以是良师,可以是挚友,可偏偏在我面前就只能是谋士?为什么一丝一毫也不肯越了那个界限?先生可是在怕什么?可是有什么绝对不能与我太过亲近,也不可与我交心的理由?”


“我心中一直以来都有一个猜测。这个念头很疯狂,疯狂到我自己轻易都不敢去想。”

“我很怕,怕它是真的,更怕它只是我的一个痴念。”

“可是我却无法忘记这个念头。正如我总会时不时回想起先生捻着衣角的样子,回想起在密道里飞流唤我的那声水牛,回想起霓凰和蒙大统领对他的种种维护,回想起母亲看过那本《翔地记》后种种奇怪的行径。”


说完这番话,房间里沉默了许久。

萧景琰的目光又移向了身旁的猫,可苏苏却始终垂着头,再也没有抬头看过他一眼。

又沉默片刻,萧景琰长吁了一口气,平静地说道:

“我可以确认的是,我仰慕先生。”

“我只是想知道,苏先生与我曾经,也是唯一曾仰慕过的那个人,是否恰好是一人。”

“如果当真如此,那么一切都可以解释了。”

“所以……”


萧景琰的大手再一次轻轻抚上了苏苏的头,只见苏苏浑身剧烈地一颤。

“别怕……”萧景琰边说着,边一下下从头到尾,顺着毛安抚着手中的猫。

见它不再颤动后,萧景琰缓缓把手收回了身侧,又不自觉紧紧攥成了拳头。


萧景琰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咳了下清清嗓子,努力聚起自己全部的勇气,艰难地开了口,唤出那声太久都未曾叫出口,只能在心中一遍遍呐喊的名字:

“小殊……林殊,是你吗?”

仔细听来,往日低沉稳重的声调里,此刻竟夹着颤音,连带着呼之欲出的急切,还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哭腔。


萧景琰呼地一声站起身来,向前迈了一步后转过身来正对着那只此刻浑身紧绷,尾巴高高竖起的猫。

他双手紧握成拳,指甲深深陷进了掌心的肉中;

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它看,直瞪得眼珠都仿佛要掉出来一般,整个眼眶都酸痛得紧;

牙关紧紧地咬着,太阳穴都一突一突地狂跳着,速度愈来愈快,下一秒就要爆炸一般。


只见苏苏身子摇晃了一下,闭上了眼睛。

“砰”的一声轻响,连带着些许无气味的白烟。

待白烟散去后,端坐在靖王殿下床上的,成了梅长苏。


萧景琰只觉得自己愈跳愈快,恨不得要蹦出胸口的那颗心脏,在看到梅长苏的一瞬间就停止了。

停止了那么久,好像有几秒钟,又好像有一世。

然后那颗心脏又疯狂的跳动了起来。

“砰,砰,砰……”,一下一下,那么有力。

就好像停滞了十三年的石英钟,再一次摇摆起来,空气中充斥着尘封的灰烬。


梅长苏闭着眼睛双手紧紧攥着自己的衣摆,揉搓了两下后,才豁出去一般狠狠地睁开了眼。

看到的便是自己面前哭得一塌糊涂的萧景琰。

梅长苏叹了口气,直起身来走上前去。无奈兴许是蹲坐得太久,又或许是因为刚刚恢复成人身,双腿竟是麻木得不听使唤,整个人一个踉跄。

视线模糊的小哭包只见前面的人好像要跌倒,慌忙一个健步上前把人揽在了怀中。

梅长苏看着这人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砸,却还拼命瞪大眼睛打量自己的样子,“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他扬起一只手,用拇指轻轻拂去了萧景琰眼边不断涌出的泪水。


“景琰,别怕……我回来了。”


-----------------End------------------


嗷嗷嗷 终于完结了


其实本文中有一个非常严重的bug...这也是我当年看漫画时候的一个疑问…

那就是衣服去了哪里 🌚

我本来是想要不要变回人身时候干脆就浑身赤裸算了

但那实在是太污了【捂眼

以及总觉得虽然污污更健康,但这种大喜大悲的时刻,应该都不会有心思立即嘿嘿嘿吧

因此本文就到此正式完结啦2333


如果有人有什么想看的相关的梗 可以随时说呦

还有其他的也好


我看过的电视剧和文其实都很少……所以脑洞并不大

只能想到什么再写了。

之前的《回寒》开了个头,就一直没再写,也主要是觉得没想到自己满意的梗。

然而之前的百粉点梗并没有人理我_(:з」∠)_

所以大概也不会刻意点梗了,大家有想看的就随时说呦

如果有自己喜欢的而且能写粗来我会尽量尝试~



评论(23)
热度(230)
  1. hui唯萌物不可辜负(๑˙ー˙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