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靖】猫冢(五)

基本设定:人受到猫冢的诅咒,会变身成猫,只有心中所念之人叫了自己的名字,才能恢复原形。


大家新春快乐啊!拜年噜~

衷心祝愿我们大家!每一个人!!新的一年里天天有粮吃 w


【前文】

(一)  (二)  (三)  (四)  


-----------------正文------------------


梅长苏回到密道后,自然免不了被询问方才是所为何事。

“列将军说是殿下您失踪了,所以寻来。”梅长苏再次跪坐在茶桌前,不动声色地说着,“听列将军说,殿下失踪之地,是在……猫冢?”

萧景琰这边早就把列战英忘在了脑后,这才想起来战英想来定是等了许久,寻不到自己定是心急如焚。心中顿觉有愧,同时又有一丝慌张。

但靖王殿下立即冷静下来,开了口“哦,路过猫冢想起一位故人罢了,便过去看看。之后突然想到关于此次平定叛乱还有要紧之事需叮嘱戚猛,一时又忘了战英,便从另一侧快马加鞭追赶队伍了。”

说完后萧景琰抬头暗中打量着梅长苏的神色,听到所谓故人,苏先生果然还是如往常一般,仍是浅笑着,没有一丝波澜。

且不说这一番话中露着不少破绽,梅长苏对于萧景琰在猫冢之地发生了什么已是心中了然,自然更没必要戳穿。

只是说的越多,错的越多。何况自己当下里无法确定景琰对自己的身份是怎样的想法,故梅长苏也并未多言。

萧景琰继续问道:“不知先生可曾听说过关于猫冢的传说?”

“是听说过的。不过是很小的时候听老人们讲的,已经记不清楚了,只隐约记得好像是有化为猫身的诅咒?”梅长苏滴水不漏地应对着,稍等片刻不见回复,便又补了句:“殿下如果愿意讲讲,苏某洗耳恭听。”

然而萧景琰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简单应了句“我也记不大清了”,便岔开了话题,开始谈论自己不在金陵的这段日子里发生的大小事务。


萧景琰虽然并不能,或者说不敢确定梅长苏就是林殊,但有一件事他是很清楚的,那就是在嘴皮子上他较梅长苏也好,林殊也好,皆是半点胜算的可能都没有。

若是小殊打定主意瞒着自己,即使现在自己强行质问,想来他也会有千百种办法糊弄过去。

所以自己断不能轻易开口,恐怕只有被抓到什么让他无法开口解释的事实,那人才会承认吧。

林殊那副不服输的倔模样,和一双滴溜溜乱转闪着精光的眼眸,又浮现在了萧景琰的眼前。

呵,那人啊,从来都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见了棺材也不见得落泪的主啊。


“靖王殿下?”梅长苏本来正滔滔不绝地谈论着兵制之事,察觉到眼前人不知想着什么突然愣起了神,无奈地浅笑着召唤了一声。见景琰回过神来,又说道:“想来殿下赶了几天的路,定是疲惫得紧。殿下还是早些回去歇息吧,我们改日再谈可好?”

萧景琰脑中灵光一闪,生出一计来。便顺势说道:“是啊。在边境这些日子着实累得紧。父皇早先就许诺,这次我归来后便允我休息几日。而近来正是百花盛开的好时候,听闻先生爱赏花,不知近日先生是否有空,可否愿与本王一同前去金陵城边的花园赏花?我恰好知道一处赏花的好地方。”

梅长苏对靖王殿下突然的示好有些惊讶,又想到了猫冢之事,更是有些犹豫。眼下夺嫡之路步步艰险,已是容不得出任何差池,自己怕是不宜与景琰走得过近才是。

萧景琰看出梅长苏面露迟疑之意,不待他口出推辞之词便连忙补充道:“母亲也叮嘱过我好些次,要我多与先生来往,不能只将先生当做谋士来对待,更是良师益友。她怕我做的不够,所以每次送我点心都为先生带一盒。还希望先生能赏脸,这样也能让母亲放心些。”

想到了静姨,梅长苏心里刹时一软。又思量着,这或许也是拉近静王殿下与梅长苏之间距离的好机会,景琰对梅长苏的排斥和敌意自己怎会感受不到。况且不过是同游几个时辰,想来也出不了什么乱子,自己只要多注意些便是,于是便答应下了。

二人商定后决定把日子定在了一日后,正是谷雨好时节。


转眼便到了约定好的日子。

一大早梅长苏被逼着灌下了一大碗药。临出门前,晏大夫又抓过梅长苏的一只胳膊把了把脉,再三确认他身体状态无恙后,“哼”了一声放开了手,这才算是放心他出门去。

昨夜里刚刚下了一场春雨,眼下天空放着晴,阵阵吹过的微风都带着泥土清新的味道,夹杂着苏宅院子里阵阵的花香。

平日里似乎只有吹胡子瞪眼睛撇着嘴这一个表情的晏大夫都忍不住舒了眉头,心里想着“这么好的天气,放宗主出去走走也是好的”,便转身走去飞流那里。

这孩子昨天贪嘴,趁大家没注意一连吃了三个甜瓜,又不小心喝了生水,眼下正闹着肚子气呼呼地在床上躺着。

哪,小飞流要是知道他苏哥哥扔下他,自己跑出去玩儿了,不知道要气成什么样子哪?想象着飞流嘟着嘴直跺脚的样子,晏大夫竟一个人嗬嗬嗬地笑出声来,脑后和下颌的银丝都跟着乱颤。

所以说外表严肃可怖连梅大宗主都怕上几分的晏大夫,其实心里是个在某些方面有着与合鸟主相似癖好的白胡子老顽童哪 w

心疼飞流。


梅长苏只在黎纲的陪同下出了门。

一辆不起眼的小马车已经在苏宅门口等着了。靖王殿下今日也只带了列战英随行,梅长苏只当做是为了不招人注目,正合自己心意,便上了车,靖王殿下正端坐其中。

虽是谷雨时节,夏季已将至,马车内还是备好了一只暖手炉。

行过礼坐好后,马车行驶,二人也闲谈起来。

“不知靖王殿下所说的花园,具体是在何处?不知苏某可曾去过?”

“到了你便知道了。先生是否去过我不知,倒是飞流没准去过”。

“哦?”梅长苏心里一沉,景琰说飞流去过,恐怕便是指飞流经常给自己采花的那处野花园。虽说自己也只是听飞流含糊不清地说起,不知确切位置。但景琰如果知道,想来是……那日碰到过?

萧景琰这边一不留神说出口后更是后悔不堪。

两人各有各的心事,沉默了一会儿。

还是梅长苏打破了僵局,谈起了朝中事务。


过了小半个时辰,马车渐渐停了下来。

“靖王殿下,苏先生,我们到了”列将军掀开帘子说道。

梅长苏下了车,环顾四周。

果然,是猫冢。

“苏先生,这儿便是上次跟你说过的猫冢。花园就在不远处,赏花之前我想请您先来看看这里”。

梅长苏也没什么推脱的理由,四个人便在靖王的带领下,向着猫冢的深处走去。


有了上次的教训,萧景琰没有让列战英和黎纲离得太远,而是带他们走近了些,才命他们在原地等候;自己与苏先生则朝着那块墓碑走去。

两个人在猫冢中心那块墓碑前停下。

梅长苏眼尖地发现,墓碑上的枯枝藤蔓有这被拉扯过的痕迹,也看到了露出来的“猫冢”两个大字。

想到了儿时与景琰和豫津那群小鬼出来胡闹的经历,梅长苏下意识地伸出手去,向那两个字探去。

“先生小心!”站在旁边的萧景琰登时着了急,顾不得三七二十一,一把攥住了梅长苏伸向墓碑的手,急急拽了回来。

梅长苏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手被景琰紧紧攥着,又微微愣住了。

两人沉默了片刻,梅长苏浅笑着一边装作惊讶的样子说道:“殿下这是怎么了?”,一边不着痕迹地把手从景琰手中往出拽。

萧景琰回过神来,松开了手。又看向了墓碑,轻轻说道“先生不是说想要听这猫冢的传说吗?我这便与你说”。


待到萧景琰完完整整地讲述过传说与诅咒的内容,梅长苏轻笑一声,眉眼弯弯地开了口,“殿下可信?”

看着眼前人那副云淡风轻事不关己的样子,萧景琰只觉得心头又烧上了一把怒火。

“怎么,先生不信?”声音中都带着了一丝显而易见的怒意。

梅长苏依然浅笑着,没有作答。

“这是……小殊告诉我的”


这下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梅长苏也渐渐收起了盈盈笑意。他怎会不知,景琰心中在想些什么,可又能怎样呢?

萧景琰今天选择来这里,便是想要用旧人旧事来试探先生。

他始终相信,真情终归是不会改变的。

若苏先生便是小殊,他不相信先生会对这故人往事没有丝毫动容。

哪怕只有一个眼神的闪动,自己也会拼命去捕捉。

萧景琰稍稍平静了心绪,正欲开口,突然被不远处的打斗声所打断。

黎纲立即赶了过来,说道“靖王殿下,宗主。列将军过去查看了,我先赶过来保护二位。”


片刻后列战英匆匆赶过来,说是路边发生了抢劫事件,劫匪看起来数量不少,自己一人怕是应付不来,恐怕至少要三四人才行。

谷雨正是播种移苗、埯瓜点豆的最佳时节,想来这被劫的八成是运送谷物的货车。虽然这一车的东西不见得值太多钱,恐怕车夫和伙计们也因此疏于防范;可若是被全数劫了去,往严重了说恐怕整个县城的农民人家都会跟着遭殃。对方又来势汹汹,实在是居心叵测。

“靖王殿下,还有黎纲,你们快随列将军前去抓捕劫匪!苏某出不上力,就在这里等候。这里如此偏僻,不会有危险的”,梅长苏思量清楚后立刻说道。

见黎纲仍是不放心自己的模样,梅长苏在他开口前便打断:“黎纲,听我的,快去,听从列将军的安排便是,我这边无须担心”。

黎纲见状,也只好转头离去,追赶已经冲过去的靖王殿下和列将军。


梅长苏看着三人离去的方向,又回过头来,望着这块墓碑。

往日的种种涌上心头,与自己踏入金陵城以来就片刻不曾停歇过的涌涌暗流交织在一起,只觉得胸中又是抑郁难解。

耳边隐隐约约传来厮杀声,一阵冷风吹来,梅长苏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拽了拽衣领;又后知后觉地发觉这风中竟已是夹杂着些许血腥味,心中又不免有些着急。

虽然这三人武功都非常人所及,但毕竟听列将军说对方人数不容小觑,况且今日几人便装出行,武器怕是也带的不多;只怨自己这一身病骨,不能随他们同去。

梅长苏心绪这一波动,再加之袭来的阵阵凉风,便开始垂头猛咳了起来。

身形也随之猛颤,险些就要摔倒,梅长苏慌忙之中连忙抬手扶住了眼前之物。

等他反应过来自己所扶为何物,心中大喊不好时,已经来不及了。


大路那边,一场恶战之后,劫匪死的死,伤的伤,但终归是被制服了。

列战英和黎纲都负了伤,靖王殿下倒是在二人时时庇护下,只是胳膊上有一处轻微的皮外擦伤。

于是靖王殿下便令列战英和黎纲二人,押送存活的几名劫匪以及被劫的一干人等回金陵城内去报案作记录,自己回去找苏先生。

黎纲本来是不放心宗主的,但无奈自己负了伤,列将军一个人押送这批人也不够妥当,眼下确实让靖王殿下去陪同宗主才是最安全的,于是行了大礼将宗主委托给靖王,便随同列将军押着众人往回返。


萧景琰心中也是千百个不放心,刚刚安排好劫匪这边的事宜,就转身匆匆忙忙地向墓碑的方向奔去。

随着脚步的接近,墓碑已隐隐约约露在了视线中,周围却没见梅长苏的影子。

萧景琰这下更是急得不行,加快了脚步飞跑过去。

跑到了墓碑跟前,萧景琰直直停下,然后盯着墓碑下仰着头盯着自己的一坨白,愣住了。

过了好久,才——


“苏先生?”

“……”

宗主表示心真的很累。


-------------TBC------------


关于本章:耿直boy自然是不会想到让苏先生变猫来黑他的。苏先生身子弱,萧景琰不会舍得也不敢让他变猫,因此他才会安排列战英黎纲两人离近一些,避免发生意外;自己也是时刻注意着,紧盯着不让先生碰到墓碑。梅长苏自己也是小心翼翼的。可是千算百算先生还是阴差阳错的碰到了2333 【明明就是你安排的你说个毛啊】

然后关于苏苏的设定




苏苏是条波斯猫 w 白!美!高贵!优雅!一点儿也不污!!


然后下回没准就是最终章了诶嘿嘿嘿


以及其实最初写的时候没有想得太清楚,也并没有大纲这种东西 = = 

最初是想让萧景琰变两次的

但感谢小天使们的回复~

尤其  @sujunma : ...顺便发现一下先生的真实身份就更好了

以及  @寒袖初晓 :到苏先生变成猫了吗~~(=θωθ=)

都给了我新的思路 w

感谢 w


p.s. 擂文太太的《一世真》终于完结了,一直攒着没敢看,苦等完结

因为本身真的是很不喜欢追剧追文的人…轻易不敢入坑

终于等到He完结!这个真的超超超好看!

大年初一里看完的,泪目   

虽然我猜大家都看过了…不过还是强推一发  

以及虽然打的是苏靖的tag,但个人觉得真的没差

所以如果有人因为逆了cp而没看的话,请吃我一剂安利!

评论(13)
热度(141)
  1. hui木子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