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靖】猫冢(四)

基本设定:人受到猫冢的诅咒,会变身成猫,只有心中所念之人叫了自己的名字,才能恢复原形。


【前文】

(一)   (二)   (三)


-----------------正文-----------------


萧景琰虽是被那一声听起来饱含了太多情绪的“景琰”叫得愣住了神,但由于实在是太过疲倦,又刚刚洗了个谈不上舒服的热水澡,费了好些气力,所以在苏先生的怀里没来得及思虑太多,也便深深睡去。

萧景琰醒来时,无意识地揉了揉眉眼。

揉了一会儿后动作突然僵住,然后刷地一下睁开了眼睛,打量自己的双手。

看着自己这一双修长的大手,萧景琰从未如此高兴。


靖王殿下有一双分外好看的手,他自己也自是知道的,只是向来不在意罢了。

小的时候宫中的那些嫔妃就喜欢拽着自己的小手细细打量,说着什么比自家公主的手还要细腻白暂之类在自己听来绝对算不上夸赞的话,也因此私底下里没少被小殊和霓凰笑话。

这双手后来挽长弓,降烈马,虽是覆上薄茧,也留下了数道消不去的伤疤,却更是显得分外棱骨分明,刚劲有力。


很好,是手,不是什劳子猫爪。靖王殿下安心地转而又闭上了眼。

看来近日着实是劳累,竟是做了一场如此荒诞怪异的梦。

可是,自己的腰间,怎觉得……像是覆着一条胳膊?

慢慢完全清醒过来的萧景琰感受到不对劲,一双鹿眼又猛地睁开,然后小心翼翼转过头去。

苏先生的一张侧脸直入眼帘。


这惊吓实在太大,萧景琰登的就浑身冒出一身冷汗来,脑子乱成一团麻,心跳也急急地加速起来。

许是感受到了这边的一些异动,梅长苏不安地皱了皱眉,收回了搂在萧景琰腰间的那条胳膊,翻过了身去,好在是没转醒。

萧景琰尽量低幅度地做了几个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所以说,自己化为猫身之事并不是梦境,而自己确实是被飞流带来了苏宅,然后恢复了真身?

等等……可自己睡着之前,分明是苏先生唤了自己一声,“景琰”?

“唯一破解的方式,便是能亲耳听到,自己心中所爱慕之人说出自己的名字”,小殊故弄玄虚而放低的声音又在萧景琰的脑海中回荡起来。

所爱慕之人……苏先生?

静王殿下只觉得自己的脑子转得好像更慢了。

不对,大概已经卡住不转了。

自己身边这诡谲的事情,真是愈发得多了;一件接着一件,如一连串响雷一般,让人几乎要无法招架。


此时苏先生又突然咳嗽了起来,把萧景琰惊醒了过来。

若是苏先生此时转醒,这情形着实尴尬,自己实在无法解释怎的就突然出现在了苏宅,还睡在了先生的旁边;

更要紧的是,这诅咒之事,怕是也不能随便与人相说。

先生信与不信是一方面;那一声“景琰”,还有这诅咒的破解之法,自己又因何而恢复了真身,说与不说,如何启齿,都更是让静王殿下脑中乱麻一片。

因此当务之急,还是在先生醒来之前溜走才是。

于是萧景琰连忙轻悄悄地起了身,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先生房内的密道门口,转头看了看,确认先生还在睡梦中,便拉开门匆匆回府了。


萧景琰回到靖王府上后,一口气接连喝了三杯水,才坐在桌子旁细细思量起来。

苏先生搓衣角的习惯,霓凰和蒙挚的熟络与袒护,母亲的信任和关照……所有那些曾经引起自己猜疑的琐碎细节,今日里又被这两声“水牛”和“景琰”在心底揪了上来,一发不可收拾。

如若……如若那人真的是……小殊,那么一切都可以解释了。

为什么他不选太子也不选誉王;为什么他竭尽心思耗尽体力的为自己策划筹谋;

为什么他……他喊自己一句景琰,自己便复了人身。


萧景琰只觉得这一颗心沉得紧,压得自己简直喘不过气来。

抬起头想要缓解些许,却又瞥见了挂在墙上的那把弓。

自己竟曾硬生生阻断了梅长苏伸向这把弓的手。

呵,可笑,真是可笑。

萧景琰低低地笑出声来,转眼却已是泪流满面。

“小殊……”


梅长苏醒来时,发觉怀里的小狸猫没了踪影。

“飞流,看到狸猫了吗?”梅长苏唤来了在房梁上玩耍的飞流,询问道。

“狸猫?”飞流好像没能理解苏哥哥在说什么。

“哦,就是小水牛……飞流看到小水牛了吗?”

“哦!小水牛……”飞流恍然大悟,又摇了摇头,“没有!”

“也罢……想来这狸猫向来是野惯了,不是圈在院子里被养作宠物的性子,便随它去吧。来日有缘,或许会再相见”,梅长苏倒也没太将此事放在心上。

又翻开了书桌上没看完的一卷竹简,正欲继续读时,听到了密道处响起了一阵铃声。


靖王殿下?梅长苏心里有些惊讶。

若非急事,景琰不应在这大白天的光景里叫自己。莫非是朝廷中事,又生出了什么变故?

这样想着,梅长苏加快了脚步,匆匆开了门。

打开门后,一股熟悉的梅花香味扑面而来,熏得梅长苏一愣;看着萧景琰在幽暗中炯炯有神望着自己的一双眼,不知怎地又想起刚才那只狸猫来。

靖王殿下却也不是要入室的模样,而是微微侧了身,向着密室的方向伸出了手,“苏先生,请。”


靖王殿下这次倒是细心得紧,已在密室内放置了一个燃得正旺的火炉,见梅长苏坐下后,又递给他一个手炉。

梅长苏接过手炉,放在半跪着的腿上,双手作揖,“有劳殿下费心了”。

“先生不必客气”,萧景琰倒是不紧不慢地拿起了茶壶,给先生和自己分别倒了一杯茶。

“不知殿下此番召苏某来,所为何事?”

萧景琰一只手把玩着手中的茶杯,瞥了一眼梅长苏又在无意识地搓着衣角的手指,幽幽地开了口,“我只是想再向先生确认一遍,先生可熟悉,赤焰军少帅,林殊?”


萧景琰素来耿直,有疑问便去问,有了猜测便去证实。

于是他自己在房内痛哭一番过后,稍作整顿便决定前来直接找先生探话。

而听了这话,梅长苏脑中登时警铃大作,看这架势,景琰今天是为此事专门寻上门来,恐怕已是有了自己的猜想。便立刻细细思虑着自己究竟何时何事上又露出了马脚,萧景琰怎的又提起这事?

“哦?如果苏某没记错的,这问题殿下已是问过苏某一次了,苏某的答案自是不会改变。不是殿下又为何再次发问?”梅长苏端起了茶杯,仍是镇静自若地对答着。

“无事。只是先生的父亲与母妃是旧识,先生又认识些赤焰旧人,渊源实在是颇深。本王近来总是思量着此事,会不会先生与赤焰军,或者说与林少帅,有些更深的交往,因为种种原因,不便与旁人多说呢?”靖王殿下仰头一口饮尽这杯茶,又继续说道:“先生曾说过,要本王完全地信任于你。只是不知,先生是否完全地信任本王,不知这之中是否还有些本王未曾了解的事情?”

听罢此言,梅长苏稍稍松了口气。自己的身份会被猜疑定是必然,梅长苏对此也自是早有准备。看样子景琰还并没有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那事情就还有许多挽回的机会。

“靖王殿下多虑了。苏某既然选择了殿下,自然也是完全地信任殿下。怎会……”

这时苏宅方向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梅长苏与靖王的谈话。


“怕是有什么急事,否则他们定不会打断我与靖王殿下您的交谈。还请殿下在此稍候片刻,我去去就来。”

梅长苏又连忙回到了苏宅,得知竟是列战英求见。

列战英见到梅长苏后匆匆行了礼,待斥退了所有旁人后,才匆匆地开了口,“苏先生,大事不好了,靖王殿下失踪了!”

“哦?”梅长苏倍感惊讶,这景琰明明就在密室之中,列战英怎会以为他失踪了?“怎么回事,还请列将军详细说说看”。

“先生可曾听说过猫冢?”列战英犹豫了片刻,低声地开了口。

接下来列将军便把事情经过讲给了梅长苏。等了好久都不见靖王殿下出来的列战英,在高声喊了几声靖王殿下,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复后,便顾不得太多匆忙踏入了那传说中的猫冢之地。可是来回寻了几圈,都没见到靖王殿下的影子。列将军又骑着马在方圆四周寻了几圈,却还是没有见人。情急之下只好快马加鞭地回到金陵城,来找苏先生商议。

“列将军不必急,靖王殿下此刻正在那密道之中,有要事与苏某相商。想来定是刚才事发突然,才没来得及通知将军,而先行返回。有劳将军费心了,您先回府上歇息歇息吧”。

列战英急得满头大汗,得知靖王殿下无事,也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告别了苏先生,回府上待命去了。


而梅长苏这边,听到了“猫冢”二字,自是就想起了那个传说。又联想到午后那只被飞流带回来的狸猫,还有密道中靖王身上那股梅花浴粉的香味,虽为诅咒竟为真而感到惊奇,但对这个中经过也大致了然了。

梅大宗主又想到了自己毫无防备地抱着那只酷似景琰的狸猫喊得那声景琰,直觉得浑身的血液和热气都往脸上涌去;更没想到景琰又因此竟是解了诅咒,脸又红上了几分。

只是不知,过了这么多年,景琰对这传说的内容和诅咒的解法可还记得?他来寻自己,是机缘巧合还是有意为之?他对自己的真实身份,是否还是有所猜疑?疑虑又有多深?而他刚才来寻自己,真如他所说般来询问,还是在试探?

眼下梅长苏只得先将这一连串的问题暗暗压下,恢复了往日里云淡风轻的样子,转身又回到密道里去。


-------------TBC------------

听说新版的lofter极其坑爹?

一觉醒来看到了好多太太推送的吐槽文 = =

于是机智的我选择了不更新(˘•ω•˘)

真心希望lofter不要作死啊

我才玩儿它一个月左右而已啊。。要不要这么残忍


【下回预告】

小哭包智商上线主动出击

拐骗诚邀苏先生同游猫冢




评论(6)
热度(138)
  1. hui木子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