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靖】猫冢(二)

基本设定:人受到猫冢的诅咒,会变身成猫,只有心中所念之人叫了自己的名字,才能恢复原形。


QAQ怎么觉得最近看文的小天使变少了呢

是因为大家都忙着过年去了咩?

嘛,我不管

就要开启日更模式诶嘿嘿嘿


【前文】

猫冢(一)


新增设定:称呼景琰化身的狸猫为 琰琰【嗷嗷嗷萌w lo主甚喜


-------------------正文------------------


萧·一脸被雷劈状·景琰 脖子咔咔作响地缓缓回过头来,觉得自己大概是在做梦。

他举起一只手来,想要咬一口让自己快些醒过来,这梦境着实是可怕得紧。

怎奈他受到的惊吓实在太大,眼下琰琰四条腿都酸软无力地打着颤,本就是勉勉强强支撑着自己站立;

现在一条前肢又离了地,只见这只金棕色带着黑色豹纹的小狸猫像偷喝了酒一般全身晃了晃,然后两条后腿一弯,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萧景琰此刻也顾不了那么多,就这么赖在地上,把那只举在半空中的前爪急急地伸到嘴边,然后用尽十成十的力气咬了下去

“喵呜!”

痛痛痛好痛!萧景琰从清醒过来后由于过于震惊就一直瞪大的双眼本就酸痛得紧,现在更是疼得都蓄上了一层泪水。


"所以说,这猫冢的传说竟是真的?自己方才确实是碰了这墓碑,于是便化作猫身?" 琰琰垂头丧气眼泪汪汪地瘫坐在地上愣了一会儿神,脑子终于重新转了起来。

他坐在地上开始回忆那时听过的故事,印象中小殊是说,“唯一破解的方式,便是能亲耳听到,自己心中所爱慕之人说出自己的名字”。

“自己心中所爱慕之人?”萧景琰想到这里不由得一愣,又陷入了沉思。


多想,能再听到那人笑意盈盈的一声“景琰”?

可那人,已不在了。

呵,难不成自己,就要以这猫身度过余生了?


可自己身份特殊,又哪有这么简单!

好端端的靖王殿下,在边境平乱后返程途中突然离奇失踪?连尸首也找不见?

萧景琰简直不敢想象宫里面会因此而乱成什么样子。

当下自己在苏先生的扶持下,他这七皇子的地位也渐渐有了抬头的趋势,受到的关注自是比以前多了许些;

夺嫡之路才刚刚开始,那人……那人和七万亡灵的冤屈,还等着自己亲自去洗刷啊!

况且母后还在宫中,定是会伤心得肝肠寸断自不必说;

更要紧的是,此事怕是定要被早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皇后和越贵妃利用一番,使得母后被栽赃陷害,惹上事端。


想到这里,萧景琰的眼神不再涣散迷茫,转而变得清亮而坚定;只见狸猫深黑色的瞳孔缩了缩,锐利得仿佛要射出刀剑来。

打定主意后的琰琰立刻直起身子,抖了抖浑身的毛,竖着尾巴气势汹汹的向着金陵城的方向奔去。

留下了早被懵逼的靖王殿下忘在脑后的列将军,还牵着那两匹马朝着猫冢的方向望眼欲穿。


穿过猫冢后,不远处便是一处花园。

说是花园,大抵也谈不上。

里面没有什么雍容华贵的花种,大多是簇簇野花而已;不过却是有人细细打理着的痕迹,在这荒郊野岭里倒是别有一番韵味。

琰琰此刻正抄着近路,在这百花丛中快速穿梭着。

嘿倒别说,这狸猫的身子真是灵巧得很,靖王殿下的内心稍稍得到了些许宽慰。

虽说刚开始用起来由于不习惯,走得跌跌撞撞,摇摇晃晃的猫步走得萧景琰自己都觉得没眼看;

但快步奔走起来,便用得越来越称心如意了。


这狸猫又唤作豹猫,善奔跑攀援,多胆大凶猛,本就是猫中的王者;

再加之靖王殿下常年行军,骁勇善战,琰琰奔跑起来的气势倒如同猎豹一般,惹得其它飞禽走兽纷纷避让三分,一路上倒也没遇到其它凶险。

只是当它越过一簇上面零星开着朵朵野花的灌木丛时,险些与一个人撞上。

好在那人轻功了得,及时地微微调转了方向,这一人一猫才不至于撞到一起;

可琰琰自是被飞身撞过来的这人吓了一大跳,纵跃在半空中的身体瞬间失了平衡,“喵”的一声惨叫,就垂垂向下跌去。

认命般闭上双眼的萧景琰没有等到想象中跌入布满枝桠的灌木丛中的刺痛,反而觉得一双不大的手抓住了自己的两条前肢,将自己硬生生从坠落中拽了上去。


“喵呜?”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身蓝灰色的素衣,看起来分外眼熟;

仰起头向那人的脸望去,一张清秀俊俏还稚气未脱的少年面孔映入眼帘,这不正是苏先生旁边的那小侍卫,飞流吗?

飞流下意识的救下了猫,此时眼睛却没看着它,而是心疼的盯着散落一地的鲜花。

这可是他刚刚摘好,要带回去给苏哥哥的!

于是飞流下一秒便气哼哼的把手上的小东西扔在了一旁,蹲到地上选出那些没有被摔掉瓣儿的花,攒在手里,起身便要飞走了。


萧景琰这边片刻便从刚刚的小事故中回过神来,思量着。

以自己现在的状态,想要溜进戒备森严的皇宫中去,怕是也没那么容易。

更何况若是不慎落入某些苦大仇深的卫士手里,自己直接一命呜呼了也说不准。

倒不如去苏先生那里,一来先生那里离靖王府极近,自己兴许能寻得机会从密道中溜回寝宫中,再另寻办法;

二来以先生的才智,或许能想法子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再加之先生那里有二位妙手回春的江湖郎中,说不准能助自己回到真身?

尽管这每一步都是困难重重,自己眼下里也还没什么周全的计划;

但苏先生总归是自己的谋士,虽说他的所作所为多被自己所不齿,但却不得不承认这麒麟才子,当真是谋略无双。

倘若有人能帮自己度过这次危机,那人只能是苏先生。


萧景琰这边刚刚理清些头绪,暗自做了决定,却发觉身旁的飞流转身已是要运轻功离去了。

琰琰见状慌忙纵身扑过去,手脚并用地用四只猫爪勾住飞流的衣物,整只猫挂在了飞流身上。

飞流扭过头来,用闲着的那只手一把扯下了狸猫,这才细细打量着。


飞流心思纯净,虽世间之事懂得并不多,但这也意味着他受到的干扰极少。

多少最是简单的道理,世人皆是懂得愈多,懂得就愈少。

便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不过尔尔。

于是飞流上下打量着眼前这只狸猫,便觉得眼熟得紧。

又盯着它的双眼与它对视了片刻,犹豫着开了口,“水牛?”


萧景琰再一次被响雷击中般,愣在了那里。

不知是化成了猫身竟然还能被人一眼认出受到的震惊大一些,还是再一次听到这个称呼来得震惊大一些。

待琰琰过了好久终于回过神时,它才发觉自己已经被这小侍卫夹在了一侧的腋下,跟着一束乱七八糟的野花,一起向着苏宅的方向飞去了。


---------------TBC---------------


下一章景琰喵就要跟长苏见面了呦 w

嗷嗷嗷!

听到苏苏的情话【并不是  后恢复人身的景琰宝宝开心片刻后回过神来,当时就懵逼了:

什么?所以我……我在心中竟是暗暗倾慕于苏先生的?

评论(13)
热度(137)
  1. hui木子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