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归一(肉番外)(情丝绕梗

今天找到了组织

里面全是鲜嫩多汁的野生太太【诶嘿嘿嘿

开森


然后自己甩出去的肉 跪着也要炖完

有一丢丢捆绑play,以及ooc预警,这里面的靖王宝宝貌似有一丢丢黑化

食用前只有两个请求:

1、不好吃请别打人🌚

2、非要打人求别打脸🌝


【前文提要】

梅长苏倒下一会儿后,原本“重病在床”的萧景琰,簌地一下睁开了双眼,双眸此刻甚至比往日里还更加清亮,完全没有病重的样子。

萧景琰看着半个身子伏在床边上的梅长苏,眼色沉了沉,又起身把人轻轻横抱起来,安置在了床上。

换作自己坐在了床沿边,俯身看着身下之人。


梅长苏……你当真就是,小殊?

倘若真的是,那你真是好狠的心。

狠心到你身边的人都看不过去,连蒙古大夫都帮我诓你。

萧景琰此刻也无暇顾及那个蒙古大夫究竟为何要帮自己,心心念念只求一个答案,如是而已。


【此处省略宗主宝宝做的白日梦 然后就】


于是梅长苏笑弯了嘴角,轻轻说着“景琰,别闹”。


-------------------------番外正文---------------------------


梅长苏睁开眼睛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自梅岭那场大劫过后,梅长苏早已经习惯像这样不知何时就突然昏睡过去,也习惯了在一天之中从早到晚的任何一个时刻醒来。

所以面对着漆黑一片的他,索性又闭上了眼睛,往被子里缩了缩。

可是这身旁怎的好像……还躺着个人?

梅长苏猛地睁开了眼,小心翼翼地扭头看向身侧,瞳孔都惊地缩了一缩。

无奈双眸还没能适应此时昏暗的环境,故而除了屏息后辨别出了耳边不属于自己的呼吸声外,还是没能探到任何。

梅大宗主的脑子刹时清醒,并飞快地运转起来,先前的事情也一件件涌上脑海。


这情丝绕一事必定是誉王从中作祟,那位名唤阿蓉的婢女怕是不简单,不知道列将军匆匆追出去是否因有所察觉;

靖王殿下对外宣称患病在床,虽是合情合理,但静妃娘娘那边总归是瞒不了太久的;

景琰身中这情丝绕也着实诡异,前夜里晏大夫明明说无妨,帮他泄一次即可,怎的今天就又病重如此?蔺晨说熬过今夜便可将此毒根除,不知把握几分?

话说回来,明明蔺晨点好了提神醒脑的香料,自己却怎的那么快就睡过去了?

难道说是自己这火寒之毒与那香料相克,竟起了相反的效果?毕竟蔺晨也好,晏大夫也好,从来都是绞尽脑汁的想要帮自己安神,什么提神醒脑的药材自己自然是从未碰过的……

而自己分明记得,先前应当是坐在景琰身边的,现在却怎的躺在了景琰身边?

大抵是列战英有来过?若真是如此,把自己搬上来跟靖王殿下同床的列大将军,也是在是心大得很……纵使自己身子骨再虚弱,这君臣之礼岂是儿戏?

糟糕!不知自己刚刚在沉睡中有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梦话?

说来也是奇了,在最不想要睡去的当头里,这一觉偏偏实在是睡得少有得安稳,现在竟是什么梦境也不记得,只觉得休息过后身子惬意了许多。

好在依之前的情况来看,想来景琰应当也一直是处于昏睡中的。


在这沉思的功夫里,梅长苏终于渐渐适应了当前的环境,也能隐约辨认出周边各物的轮廓。

于是他又轻轻地侧过头盯着靖王殿下平躺着的侧脸,且屏住呼吸侧耳听了一会儿耳旁均匀的呼吸声,确认了萧景琰此时应当是还在睡梦之中。

梅长苏轻轻直起了身子,凭借着屋外零零星星的月光,赤着脚摸摸索索地向靖王房间内烛台的方向走去。

他伸出双手在书桌上摸了一会儿,好不容易终于摸到了火柴,擦燃一支引亮了烛台。

烛台被点亮后,梅长苏向左偏过头,吹灭了自己指尖捏着的那根火柴。

谁知下一刻右耳旁竟也传来轻轻“呼”地一声,刚刚被点燃的烛火,灭了。

梅长苏心里忽地一紧,还没来得及扭头,下一秒整个人就被紧紧禁锢在了一个怀抱里。

“苏先生。”


萧景琰的声线本来就低沉,此刻的声音比往日里还要低上几分。

不知是不是刚刚睡醒的缘故,这声音里还带着几分沙哑。

倘若此时有烛光照着,梅长苏扭过头便能看得分明,萧景琰通红的眼眶和布满血丝的双眼。


萧景琰以为自己的眼泪应当是已经流尽了的。

他注视着床上那个瘦骨嶙峋、面色苍白的谋士。

他想要听到那个答案,又害怕听到,怕得浑身上下,连牙齿都在发颤。

一颗焦躁不安、仿佛有野兽在不安分地狂叫的心,在看到他翘起的嘴角,听到那句夹杂着欣喜和宠溺的“景琰,别闹”后,就好像一颗被上抛的石头,达到了最高点后瞬间停止了一切喧嚣,然后迅速坠到谷底,摔得四分五裂。

泪水在大脑做出反应之前就早已夺眶而出,自己只能拼了命的咬紧牙关,不发出任何声响。


痛。

是真的痛。


待到双眼酸涩难忍,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泪时,萧景琰也终于渐渐平静下来。

“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

这般道理,靖王殿下深知。

往昔千万般罪孽恩怨种种爱恨情仇,皆为不谏。

遥探去路纵然是刀光剑影白骨森森,然尚可追。

这人还在。

所幸,这人,还在。

众人都说靖王性情耿直忠厚,不善权术。

却鲜有人知,他萧景琰不善权术又哪里是不善,仅仅是不屑而已。

小殊,长苏。终于还能和你并肩站在一起,真好。

想通后的萧景琰躺在了梅长苏的旁边,闭上眼睛静候他醒来。


可是当终于把这日思夜想的人儿圈在怀里时,萧景琰的眼圈又红了几分。

“景……殿下”,一向沉稳自若的梅宗主,此刻声音里也带上些难以隐藏的慌乱。

“小殊……”,萧景琰又拉长了声线,在梅长苏右耳旁吐出了这两个字,充满磁性的低音在空旷的房间里环绕,倒像是从四面八方集聚而来,果然感受到怀中人浑身上下猛地僵住。

“殿下?”梅长苏不擅医术更何况不知实情,纵是千算百算,也算不出现在的状况。景琰这大抵是……情丝绕未解还糊涂着?

萧景琰仿佛证实了梅长苏的猜测般,呼吸渐渐不稳且沉重了起来,呼在梅长苏右耳根的每一口气都带着暖烘烘的热气,且温度愈来愈高。

萧景琰又紧了紧本来就抱得满怀的双臂,探出舌尖,轻轻地舔舐起了那人的耳垂。


肉】走长微博  ←戳


这一次梅长苏在睁眼之前,先行记起了之前的事情。

因为他动了动身子,顿觉浑身酸软,尤其后面那个不可言说的地方肿胀得厉害。

所以梅大宗主紧闭着眼睛装了半天死,在脑子中苦苦思索着如果一会儿睁开眼睛看到萧景琰该说些什么。

可是想来想去,说什么也不合适。一赌气索性直接睁开了眼睛。


看见的是蔺晨那张大脸。

很好,非常好。

梅宗主の微笑. jpg

“哎呦喂你个小没良心的,可算是醒啦”,蔺晨直接无视了梅长苏眼睛里射出来的刀子,一屁股坐在他床边扯着嗓子嚷嚷起来,

“你是不知道, 昨天大半夜你那宝贝靖王殿下把我折腾的呦。他把你抱过来时候身上裹着个厚毛毯,后来扶你躺下我才【不小心】看到长苏你穿的可是皇家金滚边的里衣啊嘿嘿嘿,没想到这萧景琰在床上也如此勇猛诶嘿嘿嘿……”

梅长苏听着这人口无遮拦越说越过分,脸上越来越挂不住

听着都说到什么……床上,连忙出口喝住“你闭嘴!”。

在蔺晨终于止住了滔滔不绝之后,梅宗主又恢复了云淡风轻的样子,轻笑着对他一字一句地说道:“蔺少阁主就没有什么别的想要对苏某说的吗?比如那提神醒脑的香料?或者对解情丝绕有益的……什劳子香膏?”

蔺晨在听到“蔺少阁主”四个字的时候就已经在心里大喊不妙,脑中警铃大作,还没等梅长苏话说完,就已经直起身子,半只脚踏出了房门。

“那什么长苏,琅琊阁有点儿急事,咱们后会有期啊”,说完嗖地一声就没了踪影。

“飞流!打他!给我往死里打!”


另一边萧景琰刚刚听完列战英汇报的阿蓉阿晖在出宫前透露给他的个中细节

揉了揉肿胀的太阳穴后,回到房间内看着那烛台出了神。

他又想起了蒙古大夫昨夜里,在嘲笑够他之后看似不经意,却警告意味十足的话:“我不认识什么林殊,我只认识一个梅长苏。但长苏很好,非常好,我还没见过能配得上他的人。”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人的那些心思,自己又怎会不知。

可林殊也好,梅长苏也罢,本归就是一人。

他自己过不去这个坎,那我便帮他过。

这人的往昔我已是错过太多,来者分毫都不会再错过。

我们,来日方长。


Fin



--------------------------------------------------------------


真是写了才知道炖肉有多难QAQ 半条命都要没了去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表白太太们


第一次写肉,感觉写得乱七八糟又很拖沓 = =

还请多多包含

但无论如何甩出去的锅自己终于是接回来了🌚

人生中的第一篇文至此终于彻底完结啦!!

感谢看文的你


记得说好的不许打人呦 hhh

跑走

评论(25)
热度(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