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归一 (上)【情丝绕梗

情丝绕相认梗!甜甜甜【大概

没错刚刚试水入坑的博主就迫不及待跃跃欲试地想要来个经典梗挑战自我了🌚 


本文设定: 萧景琰中了情丝绕后竟然先后看到两个人,林殊和梅长苏。

清醒后耿直宝宝当时就懵逼了:  

我对小殊竟然怀着这样的龌龊的念想?小殊我对不起你QAQ  

我对苏先生竟然也怀着这样龌龊的念想?苏先生我对不起你QAQ 

啊我竟然在小殊死后就移情别恋了?小殊我对不起你QAQ  

啊我竟然在心仪苏先生的同时还记挂着旧爱小殊,苏先生我对不起你QAQ

等等……重点是!!谁能告诉我我为什么会看到两个人!为!什!么!

本王的肾好起来我自己都怕QAQ  

母后宝宝需要榛子酥×999来压压惊QAQ


长苏那边呢,自己吃着自己的醋。

先生心里苦,但先生不说 @_@


然后在誉王势力的神助攻阴谋下,靖王宝宝智商上线,用计将了苏先生一军,终于相认。


第一次尝试着想要炖肉,目测大概是白水煮肉,小心有毒🌚

然而肉本回似乎不会出现,下回可能也不会🌝

大概到相认后才会出现真正的肉2333

请慎重食用!请慎重食用!请慎重食用!

 

接下来几天要准备面试所以略忙,争取本周内更文

以及新手求反馈~

谢谢看文的你  码文有人看真的炒鸡开心 w

 

----------------------------正文------------------------------

 

萧景琰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中了情丝绕。 

他察觉到不对劲时,忍不住苦笑了一下。不知是因为药效,还是自己太久没有笑过,咧开嘴角的幅度明明不大,却扯得自己生疼。 

这城墙内外谁人不知,他七皇子并不得宠。 

这些年来自己一个人倒也乐得清静。 

太子也好誉王也好,朝廷内外大臣也好,别说是懒得跟自己交好,纵然是要挑人来栽赃陷害,怕是也没人愿意将这绝好的机会浪费在自己身上。

不一样了,终究是,一切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景琰,别怕…”这情丝绕的药效快得惊人,萧景琰不过是愣了一会儿神,也就是十几秒的功夫,眼下自己竟已经控制不住地大口喘着粗气,小腹部位开始丝丝地发麻,耳朵也嗡嗡地发响,竟然还出现了幻听。

听这口气,是小殊吧。可是怎么觉得这声音,好像有点儿像苏先生?可是苏先生怎么可能叫我景琰?

想到了梅长苏,萧景琰心里一紧,脑子也刹时清醒了片刻。

此时梅长苏从悬镜司出来不久,听苏宅府上的人说,宗主的身子才刚刚调养过来一些,可以下床走动了。

每每想到先生,萧景琰都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几个耳光。

趁着这片刻的清醒,萧景琰转身对察觉到不对劲,刚刚慌忙把身边的几个下人赶出去的列战英说道“去叫…苏先生…”,仅仅是说这出几个字,萧景琰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一层的薄汗,他喘了喘气,无比艰难地又挤出几个字:“密道…冷…”,然后身子一歪,就晕了过去。

 

“殿下!殿下!”列战英此刻也是彻底地慌了神。

他想不通这殿下刚才还在愣着神喝茶,怎么转眼之间人就这样了?

他隐约觉得这靖王府当下肯定是不安全的,自己除了将下人赶走,眼下也没什么别的办法。看来只有按照殿下的旨意,去找苏先生了。

列战英费了好大劲,把昏迷不醒的靖王拽进了密室里,这一路上隐约听到靖王嘴里在念叨着什么。听了好多声才辨认出来,殿下好像在叫“小殊”


小殊是谁,列战英自然是知道的。 

当年形影不离的林家小殊和七皇子,任是谁,看着都欢喜。

那么鬼灵精怪的一个孩子,总是把殿下唬得一愣一愣的。 

唉,只可惜啊…只可惜。

 

把殿下在密道内安置好,列战英急忙去拽铃铛。

那时的列战英急晕了头,过了好久之后才想起来,这铃铛,殿下是何时给系回去的?

来开门的是黎纲。本来黎纲开门是带着怒意的。

宗主气量大,可不代表着他苏宅上下气量都那么大。

如果不是宗主吩咐自己来开门,他真想叫上甄平把这什劳子密道给直接堵死了,谁也别再想让宗主踏进去一步。

但是一开门看到满头大汗神情焦急的列战英,黎纲也立刻镇静下来,听列将军说了大概情况后,匆匆转身去报告给宗主。

 

这边列战英又不放心殿下一个人在那寒气森森的密道里,怕有什么闪失。

说完后又立刻回去查看。看到殿下还躺在那里,脸色好像又绯红了几分。

突然又想到殿下最后说的“密道”“冷”

稍作思考,想来是殿下担心这密道里阴湿过重,让苏先生受了寒。 

于是又匆匆返回靖王府,取了几个火炉过来。

 

待列战英放置好了火炉后,看到的就是苏先生带着甄平、黎纲站在一旁,晏大夫正在给靖王殿下把脉。

“靖王殿下之前在做些什么?”梅长苏向列将军问道,声音中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焦虑。

“回先生,殿下从静妃那里回来后,就在府内歇息,并无异常。然后他正在喝茶的功夫,突然就不对劲了”列战英回道。

说完后,梅长苏没再说话,大家都静静地看着晏大夫,等着他的诊断结果。

 

就在列战英犹豫了再三,刚想开口说听到殿下好像说胡话在喊“小殊”时,那边晏大夫终于开口了

“他这是中了情丝绕!”

“什么?!”列战英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同样喊出声来的还有甄平和黎纲,他们几个人面面相觑,觉得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又觉得这手段着实卑劣又诡异,猜测究竟是何人陷害,此举目的又何在?

沉默了片刻,梅长苏问道:“现在靖王殿下的情况,靖王府上可还有人知道? 

列战英回道:“当时殿下身边只有我和几个下人。我发现殿下不对劲后,立刻就让那几个下人退下了,也不知道他们察觉到异常没有。殿下吩咐臣来找苏先生,我就直接扶着殿下过来了,应该是没有别人知道的”。

说完后,列战英心里也慢慢明了,这靖王府内,怕是出了内鬼。

可对方是谁呢?按照当下的情势看,不是誉王,就是太子。显然誉王的可能性要大一些。

 

然后列战英这才刚刚从“情丝绕”三个字的打击中缓过来一点,突然就想到了一些不太得了的事情。

听闻这情丝绕,喝下后眼前会浮现所爱之人。

没记错的话,刚刚殿下好像是喊了……小、小殊?

我的天…幸好我刚才没有把这事说出来,这要是之后被殿下知道了,我估计就要收拾东西回老家了……

那边的甄平黎纲看着列将军的脸色突然一会儿红一会儿白,正奇怪着,突然靖王那边有了动静。

 

只见靖王紧皱着眉头,身体微微翻了翻,哼了一声后,又吐出两个字“小殊…”


!!!

这下完了……天知道列将军多后悔没有在殿下出声之前去捂住他的嘴。 

列将军在心里抽了自己一巴掌,然后安慰自己地想着:

 苏先生既然选择了靖王殿下,又一心一意为殿下谋划这么多的事情,连自己都搭进去了,这种事情即使被他知道了,应该也无妨吧【你确定苏先生不会觉得选错了主然后分分钟跑路?】 

晏大夫虽然是可怕了点儿,好像连苏先生都怕他几分,但好像对这朝野内外的事儿从来不放在心上,对殿下也往往是爱答不理的【喂喂,这种老头往往思想传统,你不怕他一气之下一针阉了…不对,扎坏了殿下?】

甄平和黎纲是苏先生身边最亲信的人,应该也没关……等等!这两个人是什么情况? 

只见甄平和黎纲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巴互相看着彼此,等嘴巴终于合上后,两个人又涨红了脸,手也捂上了嘴,怎么感觉…像在憋笑的样子? 

再看看苏先生。真不愧是苏先生,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耳朵好像有点儿红?嗯,大概是炉火照得吧… 

哎呦喂,我的殿下啊…这是您自己说出来的,臣实在无能为力啊…

 

就在列战英一张脸渐渐哭丧下来的时候,晏大夫“哼”的一声,起身就要往回走。

“哎哎晏大夫!晏大夫!您怎么走了?我家殿下这该怎么办?”列战英连忙问道。

“哼!还能怎么办!你家殿下身子好,倒是无妨”,晏大夫边说边在路过黎纲和甄平的时候狠狠瞪了他俩一眼,说“你俩热闹看够了没有?送老夫回去!”

甄平和黎纲硬生生地收住了笑意,偷偷瞥了宗主一眼,然后匆匆跟上了晏大夫的步伐。 

三个人走到门口时,又传来了晏大夫的声音“帮他泄一次就行了”,然后“砰”的一声甩上了门。

 

这边列战英听完后愣了一下,然后微微涨红了脸。

他悄悄打量了一下正站在殿下身边俯身查看的苏先生,暗暗想着晏大夫刚才给的方子。 

所以这是要怎么帮?要不要把殿下带回去?可是带回去之后,这又该找谁来帮?

正当列战英在这边胡思乱想也理不清个头绪时,靖王殿下那边忽然又有了声响。

列战英看过去,发现殿下依然是紧闭着双眼,额上的汗水已经聚集成大滴,稍微一动就会滑落下来;肩膀和双腿也在不断扭动着,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明显是这情丝绕的药效又重了几分。

 

然后靖王殿下又开了口,叫道:“长苏…”

 

列战英 目瞪口呆.jpg

我想我一定是刚才受到的连环打击太多,出现了幻听。殿下不可能…

 “长苏…长苏…”

 

列战英艰难地抬着头,他甚至能听到自己脖子每抬高一点,颈骨都在咔咔作响。

 等他终于抬到能够看到苏先生时,发现苏先生整个人也是愣在了那里,整张脸涨得通红。仿佛感受到列战英的目光,脸又唰地一下变得惨白。

  

列战英知道,于情于理,他都不应该待在这里了。

于是他轻咳了一下,说了声“苏先生,殿下就先交给您了。我得赶紧回靖王府看看,有没有出什么乱子”。

 走出几步后,列战英想了想,又补上一句“先生放心。战英什么也没听见”,然后大步迈向靖王府。

 

于是密道里,只剩了梅长苏和萧景琰两个人。

 

萧景琰在拼尽所有力气交待了列战英几句话后,就彻底陷入了混沌之中。

眼前的一切变得无限模糊,斑斑驳驳扭曲着的条纹,渐渐变成了一张脸。 

那是林殊的脸。

萧景琰感觉自己浑身紧绷着的肌肉都一点点的松了下来,这十几年来越来越沉的一颗心,此刻也轻飘飘得浮了上来。

小殊…小殊…真好。

真想就一直这样…多好。

 

萧景琰看到的是身穿战袍的林殊,一身在阳光下闪着亮的盔甲,更是衬得少年修长挺拔。

再亮也亮不过那一双眼睛,明明是清澈得仿佛能见底,

此刻不知为何,越是清澈越让萧景琰心里冒出一把邪火,

想让这双眼睛蒙上雾气,想让它蓄满泪滴。 

萧景琰隐约被自己这种念头吓了一跳,但迷迷糊糊的又不知所谓。

可对面的人仿佛对自己的念头和纠结一无所知,仍然是笑得一脸灿烂。 

“你这次去东海,给我带个珍珠回来,起码也得鸡蛋那么大吧?给我当弹珠玩儿!”

“傻水牛,逗你玩儿呢~那就带个鸽子蛋那么大的吧!”

  

小殊…小殊…

 

我给你带回来了!萧景琰幸福地想着,可是花了我好些时间才找到的呢。

我一直放在柜子里,想着什么时候能有空拿给你。 

等着,我现在就给你拿!


 这么想着,萧景琰动了动腿,然后眼前像仙境一般得景象也跟着变幻了起来。

 柜子…珍珠…找到了!

 萧景琰举起珍珠,细细打量着。

 啧,真美。

 从上到下的素白,好像…好像…一个人?

 珍珠的景象也扭曲起来,萧景琰随之不安地扭动着。

然后,梅长苏的脸就出现在了眼前。

 

梅长苏的那双眼睛像每日看着自己那样,平静如水,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

好像天大的事儿都压不跨他,明明那么虚弱的一个人。

望着这双眼睛,萧景琰刚刚涌现出的那一丝丝不安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苏先生”,萧景琰本打算这样叫道,像往常一样。

但发现自己并不想这样叫,一点都不想。

 

“长苏…长苏…”

  

列将军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紧接着是关门的声响。 

梅长苏一手撑着地,缓缓坐在了萧景琰旁边。

旁边的火炉烧得正旺,时不时啪啪地响两声。 

这向来阴湿不堪的密道里,此刻竟温暖,且静谧。

景琰轻轻睁开了眼看向自己,双眼却完全失了焦点 

就像盲人一样,看得梅长苏心呼地一紧。

“长苏…长苏…”一边念着,一边还挣扎着伸出一只手


 梅长苏的脸色已恢复了常态,不再涨红也不再惨白 

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握住了萧景琰伸向自己的手

“景琰,我在”。


【下文】 

归一(中)


---------------------------------------------------------

 

码文竟然是这么累的一件事,简直累坏宝宝了 

肩膀完全疼得要死,神似期末怒背好几本书之后的状态🌚 

表白高产的各路太太!真棒 

大概要匿几天了🌝让我再好好开开脑洞

 


 


评论(21)
热度(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