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pamine

今天跟发小吃饭

想想话题里有近一半的时间集中在了她正痴迷得不要不要的粒哥身上

然后两个人又一起探讨了一下身边的各路脑残粉

深觉奇妙


人说到底还是一动物,遵循本能来做很多事情

一旦发觉生活很多时候冷酷且无趣

就总要自己找点儿乐子


有的人可能找到了另一个人。

为了爱情也好,单纯寻个伴儿也好,多个人一起承担,大抵好过一些。

看小说追韩剧追番也好,追星也好,打游戏也好,结交大群盆友也好,

自觉都是寻觅一个凌驾于现实之上的幻想之地。

有的人方式可能更极端一些:暴力,虐待,毒品

有的人方式显得优雅一些:读书,思索,运动

理论上没什么好坏之分

不过人类既已存在基本公认的道德伦理规范

就存在一个合法与不合法,好与不好的界限

大多人还是徘徊在合法但无关痛痒的范畴内

所以说本质上没什么不同


觉得真正强大的人,依附外界的地方是很少的

当然ta不见得闭塞,反而会给予别人很多

只是ta或许并不需要从外界获得什么

不需要一个幻想的世界

也不需要外面给ta正反馈,当然也就不在乎负反馈


至于其他有各式各样癖好,与周围一切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人们

大抵是应该互相理解的吧

性格相似的人适合做朋友,还是性格互补的适合?

好像怎么说都有道理,我也想过蛮久

不过现在猜测,大概互相理解的人最合适吧

你理解我是一个渺小无助的凡人,我也理解你。

你理解我的多巴胺水平紊乱时高时低,我也理解你。

谁也不必站在自以为更高的道德点上说废话


当然凡人是常态。

每个人还是都可以怀揣建设社会主义社会的大理想


最后感觉应该感谢各路未曾相识的人

他们突破天际的脑洞将我体内的多巴胺维持在正常范围

评论(4)
热度(6)